首页 > 修真小说 > 玉虚天尊 > 第三百八十四章以大欺小
    跨青鸾,舞飞霞,窈窕仙娥出瑶宫。

    齐瑶来了?

    董朱正跟赫胥晨商量伏魔封印的事,突然看到空中彩霞青鸾,下意识站起来。

    但随后,他想到此刻任鸿是星魔假扮。

    糟糕!这要是齐瑶做出什么出格举动可怎么办?

    他急忙忙对齐瑶传音,但齐瑶身边彩云飞舞,屏蔽一切仙力感知,让他的传音无法奏效。

    “这丫头真把‘七彩瑶池境’带出来啊?”

    瑶池是瑶母娘娘遗留人间的至宝,堪比最顶级的仙器。在瑶池保护下,道君都无法伤害齐瑶。

    太极宗主和混元祖师对视,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西昆仑传人出世,且明显跟东昆仑不和。若昆仑派内斗,说不得玉清道统分裂就在眼前了。

    随着齐瑶到来,瑶池神将将整个华山派围堵得水泄不通。

    然后八大神将拥簇齐瑶进入御华殿。

    她先看列座的“任鸿”,脸上带着欣喜。不过在外人面前,她尚保留几分克制,没有直接贴上去。

    至于星魔,他得董朱嘱咐,心思飞转:齐瑶?姜瑶?这家伙还真是前前世的那位?我可不知道,任鸿对她是什么态度,要怎么招呼她啊。

    齐瑶环视一周,然后对方红蝶等人道:“你们冲撞我鸾驾,事后更逃之夭夭。这般目无尊长,便是东昆仑诸位道友所教吗?”

    方红蝶露出苦笑,欠身行礼:“仙子,您是西昆仑之主,何必与我等晚辈纠缠?若为当年之事讨说法,何妨去玉虚宫和几位师祖分说。”

    “他们又不是当事人,跟他们有什么可说?”齐瑶凤眸直直落在樊玉春身上:“你们该庆幸,亏得东西昆仑本是一家。本宫勉强算是你们师祖辈的人物,不好以大欺小。如若不然,便是打死你们又如何?”

    齐瑶功行圆满,兴冲冲跑出来找任鸿。半道碰到方红蝶一行人出门游历。瞧见樊家兄妹,旧恨涌上心头。

    虽然当年的事跟樊玉成没关系,但谁让他是樊玉成的哥哥呢?

    于是,齐瑶借口他兄妹二人冲撞鸾驾,出手要擒拿二人。

    幸好苏阳反应快,让苏月祭起沉香辇,带众人飞遁逃离。但樊玉成的玄光盾,已经被齐瑶镇压在瑶池。

    众人脸上带着无奈。他们没找齐瑶算账就不错了,齐瑶竟还追到华山来?

    可有一点没说错。齐瑶作为西昆仑之主,是跟徐阴阳等人同辈论交的。别看眼下修为低,但给她几百年时间,必然是九阴绝日中大放异彩的元君。

    到底是众目睽睽,齐瑶拿捏长辈身份训斥众人几句后,便自行往“任鸿”身边走去。

    星魔心中一抖,努力保持克制,装作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瑶妹,好久不见。”

    这称呼出口,齐瑶脸上笑容更真诚几分。

    “我和任家哥哥一别十余载。这次修行有成,特出山和你相见。岂料路上碰到故人,就拖了些时间。”

    星魔顺着她的目光,看向苏阳、苏月等人。

    其实他当年见过这些人,只是当年他满心思跟任鸿玩耍,哪会在乎他身边的仆从婢女?

    根据他的调查,任鸿逐出师门这件事跟苏家兄妹无关。只是看二人神态间的纠结,星魔隐约猜出任鸿跟这对仆从兄妹关系未必有多好。

    既然如此,那就无需理会。

    当然,樊玉春更是被他当做空气,权当看不到此人。

    樊玉春看到齐瑶坐在“任鸿”旁边,脸上闪过一丝怒容。但这些年下来,她知晓分寸,低头收敛神态,忍住心中妒火。

    云嘉瞧着昆仑诸人神情不对,主动扯出话题提及论剑之事。

    朱天琅起身道:“在下修成金丹不久,奉师命入世历练。这次随两位师兄师姐拜访华山,便是要领教太华玉剑之威。”

    “论剑大会尚未完毕,太华玉剑无主。阁下怕要多等几日。”

    “无妨。”

    朱天琅说完,坐下来闭目养神。

    太极宗主目光一闪,传音混元祖师:“看出来了吗?金泉峰的人。”

    “嗯,应该是金霞的徒孙?不知道是哪位真人的弟子吧?他专精玉清剑道,好像是开天剑一脉。不过,他好像不是咱们的同伴,倒像是新人?”

    昆仑七子是玉虚上人飞升前,刻意为九阴绝日准备的手段。按照诸仙揣测,这七人在九阴绝日时,最次也是真人,甚至有望道君。

    但没有前世的雄厚积累,玉虚上人留下何等手段,才能让他们顺利晋升?

    昆仑派诸仙和齐瑶到来,众仙在御华殿聊了一会儿,云嘉开始为他们安排住所。

    昆仑诸人被安排在司马家,而当云嘉准备邀请齐瑶来晓云峰时,她出言拒绝。

    “不必,本宫和……”

    齐瑶本想说,去南门家所在之处。可这时,她看到对面“陆压”的眼神。

    如果任家哥哥以本相前来,那么此刻使用“陆压”身份的人,必然是董朱?

    齐瑶心中一转,笑道:“我修行小有成就,不可在外界久留,便在瑶池歇息。”她伸手一指,悬在华山之上的彩霞幻化仙境,有楼台宫阙一一显现。

    “我在此修行即可。”

    瑶池仙宝,自身便是洞天,自身便是仙府,玄妙无比。

    看彩云间仙宫飘渺,诸仙不由心生思慕之意。

    跟这位仙子比,他们以前居住的地方实在都是渣渣啊。

    齐瑶凤眸流转,柔声对任鸿道:“任家哥哥若是在凡尘住不惯,可要来瑶池仙宫?”

    “不必。我这几日要在南门家帮忙,就不打扰了。”

    去瑶池?

    别闹,他才不愿意跟齐瑶过多纠缠。

    我重活一世,前前世的因缘宿命跟我无关。我先把前世那堆事折腾清楚再说吧。

    当然,对齐瑶找上任鸿,他心中还有点庆幸。至少自己不需要被前前世的情债牵绊,也不需要应付农皇陛下。

    “至于任鸿,他就自求多福吧。”

    农皇虽然心怀天下,圣德无双。但是拐走人家女儿,甚至婚礼时都没让老岳丈参加。农皇可是把他前前世恨死了。

    当飞来峰角逐八人时,因天色较晚。云嘉张罗明日再比,星魔一出御华殿,便急匆匆溜走。

    齐瑶目送他远离,自己返还瑶池仙宫。

    很快,火光飞来,董朱以本相示人。

    “好险,好险。齐瑶,你赶紧把瑶池加护削减一部分。不然给你传音都麻烦。幸好,你刚才没对‘他’做什么亲近举动。他是假的,星魔扮的。”

    “假的?”齐瑶神色古怪:“你说,任家哥哥是星魔假扮?”

    他的魂魄气息跟任家哥哥一模一样,怎么可能是假的?难不成,人间传说的星魔竟这般厉害,连元神真灵的气息都能模仿?

    “自然。星魔那厮可是天底下最恶心的人物,经常变化他人模样。”董朱趁此机会,对齐瑶大吐苦水:“日后,你要是见他,直接拿瑶池砸死他!”

    “那何须改日,我现在派遣神将将他捉了——”

    “不可。”董朱道:“眼下任鸿失踪,我们还需要他出面假扮。”

    “失踪?怎么回事?”

    看到齐瑶一脸紧张,董朱赶紧把这些日子的事情全盘托出。

    听齐瑶听完后,逐渐冷静下来,忽然问:“这么说,刚才澹台家主不远处的那位黛裙女仙,就是纪清媛?”

    齐瑶若有所思:“想不到她长大之后的容貌着实不错。”

    纪清媛,此女她还是知道的。当年跟任鸿有段婚约,最后因为家中变故又解除婚约。

    董朱提醒道:“她跟任鸿关系极佳,你且注意些。”

    齐瑶从容一笑:“不怕。既然是任鸿的师妹,那也算是我的师妹。我会好好待她的。”

    区区一个师妹罢了。我可是前世的妻子,只要任家哥哥恢复前世记忆,自然会选择我。再说,当年纪清媛的婚事早就废除,根本没有立场插手自己和任鸿的事。

    一个是妻子,一个是婚约解除的未婚妻,怎么选还用说吗?

    “师妹?”董朱神色古怪,瞥了一眼齐瑶。

    从年纪上说,你俩好像是同岁同月的?说不定人家还比你早几天,叫师妹你好意思吗?而且你就这么自信?要知道,你跟任鸿可是十多年没见面了。

    而且……

    看了看齐瑶的身材,董朱幽幽一叹。就这?人家纪清媛完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