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D:\wwwroot\www.kxdt.net\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wwroot\www.kxdt.net\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第355章 活祭(4000字) - 解构诡异 - 云书阁
首页 > 科幻小说 > 解构诡异 > 第355章 活祭(4000字)

第355章 活祭(4000字)

 热门推荐:
    而楚冬这边已经是回到了身体之内,喊上李风就往南寨赶,这前后一折腾已经一个时辰过去了,当楚冬在木头的院子里见到大皇子的时候他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了。

    鬼胎已经渐渐适应了活化的身体,而且这脸皮失血过多,好在楚冬有所准备,他从早就准备好的医疗箱里拿出了大皇子储备血开始回输,吊命暂时是够了。

    楚冬喊来皇后跟她说了自己的想法,十个恶鬼的内景会非常混乱找不到头绪,所以楚冬需要皇后这个三观完善之人来作为内景规则的补充,有皇后的加入,这个内景世界便会是正常世界,那十个恶鬼就会化为皇后认知中的鬼。

    而且因为皇后跟这十个人的交集很特殊,内景一定会是当年的事情,楚冬要做的就是找到十个恶鬼,还有这十个恶鬼共同认为的凶手,完成恶鬼的执念也是一种超度,就是楚冬这个超度有点坏。

    楚冬自然不会告诉皇后自己是去种魔的,他只是告诉皇后自己要进去找凶手,在内景之中把凶手杀掉来消解十灵的怨气,皇后想都没想的就答应了。

    心念造景不难,只需要楚冬来引导,内景这东西是一直存在的,只是常人无法进入,楚冬需要做的就是把这些人的精神连接到一起,然后入侵。

    楚冬从鬼胎上取了一点鲜血然后刺入了皇后的眉心之中,眉心正阳被鬼血所压,皇后这一身沾染来的龙气也是一点用都没有了,没一会他便双目失神被鬼胎迷了心智。

    而楚冬这个举动也是惊到了一些暗中之人,一个带刀侍卫迅速冲了进来,这人是一直贴身保护皇后的,实力不俗,那三位宗师对他一直非常尊重。

    “你干了什么!你要是敢对皇后不利,我卸了你的脑袋!”

    李风本来都准备到门口休息了,这一看还有不长眼的就进来拍了拍男人的肩膀,这让那名侍卫大惊失色,现场人多,可他竟完全没发现有人靠近自己,这突然的一拍还让他以为自己要被攻击了,手掌立刻按在了刀上。

    “哦?宗师第四境,修为不错,就是还差点意思,去外边冷静冷静!”

    李风抓住他的肩膀就随手往后一甩,这位宗师就被像垃圾一样掉了出去,这人被甩出去的时候刚好从木头眼前滑过,木头连眼睛都没眨就是坐在门口一口一口的抽着那旱烟,嘴里还有些嫌弃说道:“天天来,这几个月就没好日子过,你们真是把我这当家了啊。”

    木头的吐槽也引起了皇后那些侍卫的注意,这一个山野村夫怎么就不知道害怕呢?那侍卫统领趴在地上看着这诡异的小院子,竟是生不起什么脾气,被秒杀。

    楚冬被木头给气笑了,他可能是真的嫌弃楚冬他们烦人,毕竟楚冬每次都喜欢把这当落脚点,所以他便随口说道:“你欠我的钱不用还了,就当是借用你家院子的钱了,怎么样?”

    木头眼睛一亮,心中的不满顿时烟消云散,但他嘴上还是说道:“太多了,用几次院子用不了这么多。”

    “多少钱回头再说,我现在要救人,各位护住我的身体,谁也不能碰我。”

    楚冬没空去搭理他们,两只手一只按住皇后的眉心一只攥住大皇子的手就开始念起了众人听不懂的经文,那奇怪的音调让众人昏昏欲睡,心志不坚的已经开始眼皮打架了,数十秒后楚冬的声音就停了,而且那躁动不安的鬼胎也突然平静了下来,因为楚冬已经入侵成功了。

    现在楚冬、皇后、十灵鬼胎、大皇子共同陷入了一个内景,在一些结束之前,大皇子暂时不会有危险。

    楚冬回过神就发现自己已经出现在了一处极为精美的别院内,时间是深夜,不远处有一队宫女正提着灯笼走过,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穿着的是一身普通的侍卫服,眼看宫女们靠近楚冬赶紧躲到了旁边的石头后,身体素质一般,楚冬又摸了摸了自己的脸,竟然是另外一个人。

    内景中的规则就是得按照内景主人的认知来,这个时间段不该有楚冬的身份,所以他只能变成一个无关紧要路人,身体也不是自己,但好在是个侍卫而不是个太监,稍微感受了下,是个三品武者,没太大问题。

    “听得到吗?”

    【待命中】

    【灵魂并未离体,不影响智脑与主体的交流】

    【思维极度活跃,是正常情况的十到二十倍】

    【无法控制身体代谢等状态、仅能提供信息辅助】

    “足够了,我又不是进来杀人的,让我先看看这里应该是什么时候。”

    按道理来说现在应该大皇子出生之前,也就是十灵祭的起因,楚冬随便适应了下身体就在这里转了一圈,首先可以确定的是这里是皇宫,而且是二十年前的皇后,左右转悠了一圈智脑就把这里的大致地图都完善了下来。

    这内景其实有很多特殊的作用,比如这皇宫之内的信息,楚冬可以肆无忌惮的观察这宫内的事情,如果皇宫中有什么隐藏的高手,只要皇后不知道,他们就不会出现在这内景之中,这简直就和读取记忆没多大不同了。

    【皇宫整体数据收集完毕、尚有细节需要完善】

    “不急,我先看看这个皇宫是个什么构造。”

    皇宫的三维模型在楚冬面前出现,细节不详,但整体没有区别,一个皇宫的布置该是非常有讲究的,正常情况下可没人能这么随意的观察,皇后的风水布局也很重要,没准就让楚冬看出什么秘密。

    但这一番观察下来楚冬就发现这皇宫非常普通,甚至可以说毫无风水可言,整体设计算的上匠心独具,但根本没考虑风水,许多地方甚至跟风水是违背的,甚至可以说是凶像。

    看来大邹的皇帝并不喜欢术士,或者说不迷信风水,他不想让自己的皇宫里有这些不可控的因素。

    大邹的皇都迁移过的,后来皇都重建没道理不好好设计一下,可这皇宫恢弘大气却完全不讲究风水布局,多少能看出一些当今圣上的性格。

    在楚冬还在研究自己所看到的东西之时就听见皇宫里闹腾了起来,大量的禁军开始同时赶往一个地方,还有宫女慌慌张张的从那个方向跑了出来,楚冬跟了过去侧耳听了一会儿,似乎是一个宫女在晚上路过紫宸宫的时候突然发现那宫前多了一具尸体,而且偌大的紫宸宫竟然变成了一个破败的宅子,宫女大呼小叫,引来了侍卫,结果所有人看到的都和这宫女看到的一样。

    那第一个发现的宫女是一队五个人现在全都被抓了下去,可还是有一些人看到了,然后这帮宫女太监们就都热闹了起来,风言风语的非常乱。

    这么大的事自然是惊动了皇帝的,凌晨三点多皇上在一众侍卫的簇拥下来到了紫宸殿前,楚冬只敢远远的看着,实在是他没能力靠近,现在他就是一个普通人,智脑无法控制这具身体内的一切,也就做不到敛息了,稍有不慎就得被抓到。

    在这么多禁军的护卫下,楚冬也没法靠近,但他借着月光确实看不见那座宫殿了,这紫宸殿应该后宫之主的位置,虽说不讲风水,但主位还是很好找的,皇后的寝宫不见了?

    什么样的幻术能在皇宫内生效,而且连皇帝的眼都能迷住?

    楚冬只是远远的撇了那位皇帝一眼,年近三十,脸上已经褪去了稚嫩之色,走路带风不怒自威,看起来倒不像是身宽体胖的昏庸之人。

    皇上到了没一会,他的妃子们就纷纷赶到了,毕竟这是后宫的事情,这个时间皇后似乎还只是一个普通的妃子,楚冬第一眼差点没认出来,年轻时的皇后倒是有几分姿色。

    皇上下令封锁,并且把所有人遣散,还令人把尸体带下去,并没有召唤阴阳司的意思,楚冬远远的看着,就见两个侍卫把一个身穿寿衣的男人尸体被拖了出来。

    【图像捕捉、图像清晰度强化】

    【数据录入、三维模型生成】

    【异常分析、上下身比例不合、头发有异常干枯、手掌特长增生】

    【身体形状粗壮、皮肤过于细嫩紧绷】

    【建议调查身体内部结构】

    这世上没几个人能做到一眼就能细节尽收眼底的,何况楚冬还偷偷看了一路,这尸体外形上的一切问题楚冬都已经是烂熟于心。

    这尸体肯定是有问题,首先是这人的上半身非常强壮,下半身却很瘦弱,这不合常理,古代没有不练腿的健身运动员,不论做什么,一双强健的腿都很重要,除非他的腿有病。

    那男人的皮肤极其细嫩白皙,简直像个女人,一般来说人的皮肤都是松弛的,可这人的皮肤却非常紧致,或者说紧绷。

    人的皮肤有弹性,是可以拉伸的,像这种状态皮肤楚冬只知道一种情况,那就是怀孕,皮肤来不及生长会被拉的非常紧绷。

    皇上不知道对着妃子们说了什么,这帮人就散掉了,而且紫宸殿周围的寝宫也都被清了,那块地方是彻底被封锁了,楚冬一直等到了第二天晚上都没见皇上有什么新的动作。

    他似乎想放任不管?

    只是第二天晚上就又出事了,那紫宸殿内又抬出了一具尸体,是一具穿着寿衣的女尸,皇上再次深夜被惊扰,他没有再进紫宸殿只是在大声质问那个禁军统领,“这就是朕的禁军?我还能指望你们保卫皇宫吗?为什么还会有尸体,那宅子里不是空的吗!”

    “皇上,属下一天未曾离开,这里绝对插翅难进,这绝对不是人所为!”

    楚冬看着那个禁军统领皱了皱眉头,这个人他好像认识。

    【脸型分析、身体情况代入模拟】

    随着智脑将那人的相貌逐渐还原楚冬这才发现他就是那个一直贴身保护皇后的人,看年龄是三十五岁左右,这个年纪就已经是禁军统领了,如今二十年过去了,地位不会太差,为何他会跟皇后出来了?

    其实楚冬一直觉得很奇怪,皇后怎么敢这么明目张胆的过来,他就不怕走漏风声吗?

    皇上听了那禁军统领的解释一巴掌就抽了上去,表现的极为愤怒,“混账,敢在皇宫里言鬼,你有几个脑袋可以掉?夏宗朕念你守卫皇宫多年不要你的命,去领三十板子!”

    夏宗不敢多言,更没有反驳,今天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只是皇上看那具被拖出来的尸体的眼神让楚冬有些在意,那眼神没有恐惧,没有害怕,反而有点像是在怀念。

    这皇帝是下了死命令的,守备森严到不可思议,就算是楚冬也只是在外围看看,楚冬已经在皇宫里混了两天了,日子是一点都不好过,这身体还得吃饭,不然就会饿,他的行为得符合这内景的规则。

    到了第三天,这事就大了,七名禁军的尸体被抬了出来,楚冬稍微调查了一下据说是在那凭空出现的宅子门口上吊自杀的,这事显然是已经压不住了,第三天皇上就带来了阴阳司的人,而且是个两个金令。

    这晚上紫宸殿的方向静悄悄的,第二天早晨,两个金令的尸体被拖了出来,楚冬甚至感觉这两个金令是注水,金令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死了?

    死的人越来越多,皇上每日都来远远的看上一眼,也不靠近。

    整整三天,楚冬都没找到机会看看这所谓的宅子是什么模样,只是看到尸体一具一具的抬出来。

    第一天,寿衣男尸,第二天寿衣女尸,第三天七名禁军加两名金令,第四天又是七名禁军,到最后皇上不得不让禁军暂时远离紫宸殿把包围圈扩大,阴阳司又派了三名金令过来,他们准备了非常多的东西,而且这三个人应该是经验非常足的那种,毕竟年龄在那里摆着。

    结果在紫宸殿呆了一晚上出来后,这三个人都骨瘦如柴不似活人了。

    不过这三位似乎是找到了解决办法,第五天入夜,皇后把自己的嫔妃都聚集在了那紫宸殿之前,他屏退所有侍卫对着自己的妃子们说着一些什么,智脑通过口型也是把话都翻译了出来,“爱妃们,朕已经得到高人指点,这后宫之乱乃是因为这后宫缺一位主人。

    朕知道你们都想当朕的皇后,这紫宸殿便是皇后的寝宫,谁能在里边住上一夜而不死就是朕的皇后,就算了死了,朕也不会忘记你们的好。

    有人愿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