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D:\wwwroot\www.kxdt.net\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wwroot\www.kxdt.net\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258章:犬冢之难,凌厉的杀气肆虐木叶 - 木叶走出的修真者 - 云书阁
首页 > 修真小说 > 木叶走出的修真者 > 258章:犬冢之难,凌厉的杀气肆虐木叶

258章:犬冢之难,凌厉的杀气肆虐木叶

 热门推荐:
    木叶村,夜幕之下。

    嗖嗖嗖!

    数条黑影在屋顶上掠过,向着远处的犬冢家族聚集地奔去。

    这些黑影,身手矫捷,每人的脸上都戴着白色面具。

    终于,他们抵达了地点。

    “散!”

    其中一人一声令下,其余几人立即向着四个方向掠取。

    到达指定的地点,这些人同时开始结印,竟然联合施展出了一个巨大的结界。

    这个四方形的结界,完全将犬冢家族的房屋笼罩。

    汪汪汪!

    很快的,结界内传来了忍犬的叫声。

    “发生了什么事?”有犬冢家族的人出来一探究竟。

    在黑暗的掩盖下,那个巨大的四方形结界很难被发现。

    嗖嗖嗖!

    突然——

    由街道的黑暗拐角处,接连闪现出无数道黑影。

    这些人的身边,都跟着或大或小的忍犬,浩浩荡荡。

    这些人的突然出现,让空气都变得稀薄起来。

    “犬冢吾也?!”

    当看清为首的的那人样貌时,不知谁惊呼出声。

    犬冢吾也,犬冢家族的前代家主,由于投靠志村团藏,最后家主的位子被犬冢爪取代。

    他不是失踪了么?

    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在犬冢吾也的身边,跟随的都是和他一样选择追随志村团藏的犬冢家族子弟。

    他们来势汹汹,很明显不是来叙旧的!

    “快去通知爪族长!”

    “你们要干什么?啊~”

    战斗一触即发。

    犬冢吾也带领的众人,根本不给对方通风报信的机会,直接就动手了。

    虽然出身同族,但是道不同不相为谋!

    犬冢吾也这次兴师动众地前来,就是来夺回原本属于他的东西。

    他隐忍了这么久,今天终于可以一雪前耻了!

    战斗一经开始,便是愈演愈烈。

    两个派系的家族子弟,就这样厮杀在了一起。

    虽然有结界阻隔,但是这边发生这么大的动静,还是有巡视的忍者知晓了。

    然而他们才刚刚靠近,便是被戴着面具的根部忍者拦下:

    “这是犬冢家族的内部事,外人不能插手!”

    现在的木叶村,由于志村团藏的公然把权,根部成员的影响力已经压过了暗部成员。

    尤其眼下的三代火影还在昏迷中,巡视的忍者可不敢轻举妄动。

    普通的忍者不敢,但是有一个家族的忍者除外。

    嗖嗖!

    两个身穿日向家族服饰的忍者来到了结界面前。

    “团藏大人有令,任何人都不可以插手犬冢家族的内部事。”根本忍者再次阻扰。

    不过,这两位日向家的成员并没有立即离去,反而将“白眼”用了出来。

    眼前的结界,对于“白眼”能力有影响,但还不足以做到完全屏蔽。

    在看到结界里面正在上演的厮杀时,两位日向成员大惊失色。

    其中一人转身离去,将这件事禀报给日向日足。

    日向日足原本都睡下了,可是当听到这个消息时,只感到后背惊出了一层冷汗。

    志村团藏好阴毒的手段,竟然让犬冢家族自相残杀。

    不过,最让日向日足心惊的是,若是此事被叶凡知晓了,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

    一向老谋深算的团藏,这一次是在玩火啊!

    叶凡虽然不再属于犬冢家族,但是日向日足知道,叶凡一直心系着犬冢爪一家。

    若是让叶凡知道,他不在村子的时间里,犬冢爪一家被人给一窝端了,那后果不堪设想。

    这件事不知道也就罢了,既然知道了,日向日足就不会置之不理!

    “召集所有人,支援犬冢爪一系,不惜一切代价!”

    日向日足当机立断,直接下达了命令。

    现如今的日向日足,在家族中的威望,已经远远凌驾于任何人。

    只需他一声令下,无论是宗家还是分家,上下一条心,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这一下可就有热闹瞧了。

    日向家族的介入,很有可能会让木叶村上演一场内战。

    嗖嗖嗖!

    数十位日向族人,第一时间抵达了结界地点。

    骤然看到这么多日向家族的人赶过来,留守在这里的根部成员,也是心惊不已。

    不过他们的背后有志村团藏撑腰,所以说话办事很有底气。

    还是先前的那句话:“团藏大人有令,任何人都不可以插手犬冢家族的内部事。”

    然而日向家族的人可不管这些!

    “家主有令,不惜一切代价,支援犬冢爪一系,动手!”

    好嘛!

    出手之果决,连根部成员都为之一呆。

    一部分人开始试图打破结界,令一部分人则是开始对付维持结界的根部成员。

    “你们日向家族要造反不成?”

    根部成员大怒。

    “家主之令大于天,上,别跟他们废话!”

    “八卦一百二十八掌!”

    “回天!”

    一众日向家族成员,就像是打了鸡血,将家族的忍术、体术,淋漓尽致地发挥出来。

    根部成员寡不敌众,只好发射信号,寻求支援。

    然而求援信号的发射,不仅仅引来了根部成员,更是引来了很多其他忍者。

    毕竟木叶村刚刚经历过入侵,稍有风吹草动,便会触动很多人的神经。

    “这是怎么回事?”闻讯赶过来的夕日红,直接傻了眼。

    若是外敌入侵,她会毫不犹豫地出手。

    可是眼下这是什么情况?

    日向家族怎么跟根部成员打起来了。

    “日向一族,意图造反,快快拿下他们。”

    不亏是志村团藏的手下,恶人先告状的本事倒是无师自通。

    日向一族也不傻,立即有人喊道:“快去结界里面救人,犬冢爪一家有危险!”

    “什么?”

    听到这话,夕日红大吃一惊,自己的学生犬冢牙难道有危险?

    夕日红不敢耽误时间,她想要进入结界,亲眼瞧个究竟。

    然而结界异常牢固!

    “红,我来帮你!”

    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是夕日红的好久御手洗红豆。

    很快的,卡卡西、迈特凯、阿斯玛都相继赶到了这里。

    面对这么多人的质疑,根部成员就算有增援,此刻也要顶着很大的压力。

    不过他们的任务不是战胜这些人,只需要守住这个结界就行了。

    应该用不了多久,犬冢家族的内斗也会结束了。

    “让我来!”

    就在僵持不下的时候,一道可爱的同音传来。

    “花火小姐!”

    “是花火小姐!”

    “花火小姐也来跟我们一起战斗了!”

    日向的族人,在看到日向花火后,一个个面露兴奋与激动,战斗的士气,瞬间提高了一倍。

    其他的人可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一个小丫头来了,日向家的人这般异常?

    难道是吃错药了?

    很快的,所有人便知道了答案!

    花火的身影,骤然间在众人的视野里消失。

    那是一种快到极致的速度!

    就连在场的精英上忍,也只是勉强捕捉到了一道残影。

    这个小丫头怎么会有这么恐怖的速度?

    一指破万法!

    花火凝聚“仙术查克拉”的一指,直接而又纯粹地点在了结界上。

    咔!

    碰!

    巨大的结界,应声而碎!

    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震慑住了所有人。

    花火的身影再次消失不见。

    “这是我们的花火小姐!”

    “花火小姐威武!”

    最先从震惊中反应过来的是日向家的人。

    “花火小姐厉害,我们也不能丢了日向家的脸!”

    “结界已碎,我们冲进去!”

    “竟然有幸能够跟着花火小姐并肩作战!”

    “日向一族,战无不胜!”

    好嘛!

    原本就情绪高涨的日向族人,此刻就像是打了兴奋剂,就连自身的实力都得到了提升。

    面对已经冲进去的人,这一回根部成员没有再阻拦。

    随着结界破碎,他们的任务也就结束了。

    场中的根部成员,尽数撤离。

    同一时刻,犬冢家族的内斗也结束了。

    以犬冢吾也为首的人,以及他们的忍犬,全都一动不动地倒在了地上。

    花火一个人,放倒了他们所有!

    这个年纪还不到十岁的小女孩,让所有人都体会了什么是“恐怖如斯”!

    这不是一个可爱的小女孩,这是一个行走的怪物!

    也是这一次的出手,让日向花火不可避免地成为了很多人的关注点。

    不过眼下,可不是关注她的时候!

    犬冢家的这场内斗,死伤很多。

    现任家主的犬冢爪,身上多处挂彩,不过还保持着战斗力。

    然而她的女儿和儿子,就没有那么好运了。

    犬冢牙断了双腿,他的忍犬赤丸,更是进气多,出气少,似乎是快死了。

    犬冢花的伤势最重,身上有着一个触目惊心的血洞,肋下的骨头都刺破了衣服,明显快要不行了。

    “快去找医师!”

    犬冢爪双眼赤红,站在那里大声咆哮。

    “花姐姐,你不要死,你死了学长会伤心的!”

    花火已经封住了犬冢花的穴道,虽然血止住了,但是由于犬冢花伤势太重,而且还伤到了内府,能不能活下来,还不知道。

    “花姐姐,你坚持住,叶凡学长很快就会来了。”

    花火将数粒疗伤丹药塞入犬冢花的口中,也不敢保证有用没用。

    她已经通过契约的联系,通知了远在波之国的叶凡。

    她能够感受到叶凡的滔天怒意。

    “去找纲手大人,纲手大人还在木叶村!”这个时候,有人提议道。

    纲手虽然来了,但是她有恐血症,尤其那大片大片的鲜血,直接让她僵在了当场。

    倒是她的助手静音,开始处理起伤员来。

    “请你一定要救救我女儿!”犬冢爪的眼中含着泪,近乎哀求的语气对静音说道。

    “我会尽力!”

    静音面无表情地查看伤势严重的犬冢花。

    咚咚~咚咚……

    在静音的救治下,犬冢花的情况并没有起色,反而心跳声越来越弱。

    终于到最后,心跳声完全消失了。

    “对不起,她已经……”

    静音站起身,神情难过。

    “不会的!请你一定要再想想办法!”犬冢爪近乎疯狂地抓着静音的胳膊。

    静音咬着嘴唇,不发一言。

    “纲手大人!纲手大人,请你救救我女儿……”

    这个时候的犬冢爪,不再是一代家主,而只是一位失去了女儿的母亲。

    纲手的视野里,满是鲜红的血液,她就像没有听到犬冢爪的悲鸣,身体缩在那里不停地抖动着。

    作为忍者,可以直面自己的生死,然而又有多人的内心,可以强大到在失去至亲时不悲伤难过?

    失去至亲的打击,足以摧毁一个人的意志。

    强如三忍之一的纲手,也是因为失去了至亲,才患上了恐血症!

    在判定犬冢花已经死亡后,静音又去医治犬冢牙。

    然而犬冢牙却是一把推开了她!

    一只手抱着濒死的爱犬,一只手扒扯着地面,就那样爬向他的姐姐。

    爬到犬冢花的近前,犬冢牙张开嘴,发出沙哑的声音:“姐,你怎么睡着了,快醒醒!”

    犬冢花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

    “姐,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是牙!”

    泪水已经顺着犬冢牙的脸颊,滴到了犬冢花那张苍白的脸颊上。

    “姐,你怎么可以不理我!”

    “叶凡哥……叶凡哥你在哪?”

    犬冢牙声嘶力竭地痛哭起来。

    没有什么比眼睁睁看着失去至亲更痛苦的事了。

    咻!

    诡异的破空声响起。

    紧接着,一道人影从天而降。

    是叶凡!

    “叶凡哥!”

    看着骤然出现在眼前的叶凡,犬冢牙的声音绝望中又带着期盼。

    一向能够创造奇迹的叶凡哥,终于赶来了!

    叶凡却是没有理会犬冢牙,因为他一眼便看到了处于假死状态的犬冢花。

    时间不等人!

    叶凡立即施展独门手法,展开了对犬冢花的救治。

    不同于上一次救治来云,这一次的叶凡,由于实力今非昔比,加上又有治疗丹药,所以,只不过半盏茶的工夫,刚刚没了心跳的犬冢花,又恢复了心跳。

    “这怎么可能!”

    静音感到不可思议,便准备上前查看。

    谁知,她才刚准备靠近,一股气劲却是猛地把她推开了,鞋底在地上滑行了数米身体才稳住。

    虽然没有受伤,却是吓得不轻!

    静音一脸蒙圈地看着刚刚释放气劲的少年。

    “牙,爪姨,你们放心,我能治好花姐!”

    叶凡终于开口,只是,他眼底的那抹杀意,却是愈发强烈。

    就在他说话的工夫,地上的犬冢花竟然睁开了双眼,不过她还无法讲话。

    随后,叶凡又将犬冢牙以及他的忍犬赤丸,救治了一番。

    事情就这样结束了么?

    不!

    事情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