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出笼记 > 11.42章 别了,潘多拉位面
    潘多拉历186年后,全球再无异类生命场!
    非洲,马达加斯加,南极洲达尔文港口,北美洛杉矶,红海的苏伊士,这一刻人类再一次遍布全球各个地方。而卫铿为此付出了43452道个体生命。当然,这或许并不是消亡,而是融合。因为幸存下来的每一个卫铿对那些消亡个体的过去所有经历都是历历在目的,对每一个现存的卫铿来说,那些经历就是自己的。
    大破灭前,人们的脚步遍布全球各地,而现在是人类基因频段遍布了全球各地。
    然而无论是物种时代争夺的栖息地,还是现在潘多拉时代抢夺的地盘!从基础上来看,都是争夺收集能量和有机物的空间。
    人类出现前,地球上各个地域最顶级猎食者各种各样,人类出现后,地球上只有一个猎食者。
    两万年前,当恐怖直立猿崛起后,整个欧亜大陆一吨以上的大型物种都迎来了一场浩劫。在从白令海峡陆桥进入北美大陆后,也就只有野牛等少数大型动物幸存,马都杀绝了。至于到了南美这个菜鸡房,一吨以上的物种全灭!也只有非洲的动物和人类处于协同进化的过程中,才保留最多的多样性。诸如:河马、犀牛、大象、长颈鹿,非洲四大巨兽。
    这个剧烈的灭绝,在仲国历史记录完全可见。南方三千年前还有沼泽地,随着人类占据河流附近的宝贵土地,开始圈地种田。有些动物只能在汉字发现痕迹,例如豫名不副实、兕成为祥瑞。
    智人时代被中断,慧人时代已经来了。
    两百年前潘多拉时代,那个北美的生命场意识宣称:要给这个世界多增添一些东西,花费了40年时间崩掉了整个人类文明,给了地球其他生命所谓的大型化、多元化。
    潘多拉历史134年起至185年终,人类再度把一切给改了回来,在建邺新树立石碑上这样记录着这段历史:
    当美其名曰“多元化”,以平等之名,将人类拖回角斗场。
    当有些存在将“试图想要打压的某一方”的,与诸多新创造出来“要素”们对立,依此来作出有利于自己的“公正平衡”裁判。
    当有些存在,把自己作为例外,俯视芸芸众生。这种制造矛盾和冲突,通过增加压力来达成目的的方式!
    今天,这些“神裔”都成了被诛灭的“大妖”。
    天地之间不一定有人皇长存,但功绩会流芳万世。潘多拉186年的纪元仍然被卫铿沿用,但未来下一代人类反应过来后,会给今天换上新的纪元的起始。
    ……
    卫铿作为慧人时代,第一个将生命频段扩张到全球的存在,成为一个史无前例的超级生命!作为能精确地调节全球碳循环,卫铿觉醒了一种新的感知。这种感知,类似于视觉和味觉混合的存在。
    自己能看到“整个星球各处的生命活动是否剧烈”,也能品味到“海底火山、高峰冰雪有机物的味道”。
    这种全新的感知,非常鲜明,并且随着全球各地白天晚上、一年四季有着变化。全球有机物越来越复杂,自己这种“视觉”“味觉”就越丰富,当然了,多样性的有机物必须是要协调的,如果不协调,将有些混乱、色差过度不自然。
    潘多拉历187年,统伐区的研究学者们和卫铿共同锁定人道频段,主导全球碳循环中12万种蛋白质合成的先后顺序,并且建立了、测定了全球初代碳信息网络。
    十年前,统伐区就已经发现了“碳基回荡”这个理论。也就是当一种物种的有机物化学键,在地球生命场中占据主流的时候,那么就处于一种“熵增”极少的状态。
    即:有机物反应,溃散到潘多拉场中,一个周期后会回荡过来,这样损耗有机物数量会更少。使徒级,就是某种专属有机物可以回荡百分之七十的存在。
    当时!卫铿和统伐区的学者们就假设了一种特别的概念,那就是百分之百回荡!即有机物消耗后,立刻回荡在天地中,然后天地再返还回来,形成一个,人与天地的大周天效应!
    百分百的回荡,需要有机物绝对的循环,没有其他异类“生命场”影响。
    这在当时是不可能的!但是现在地球上已经没有异类生命场了。
    卫铿集群以及统伐区那些心灵语言四级以上的人已经感觉到,运动过程中,所有物质已经不增不减了!也就是不吃五谷杂粮,只喝清水后,身体内已经形成了损耗极小的循环。
    生命能源物质的代谢更加优化,当然不是要“神龟寿”,而是要将原来受到模板限制的某些生理条件变得更优秀。
    在物种时代,人类到了信息时代后期,进化早就跟不上时代。
    大脑这么消耗养料的器官一算高数就打瞌睡,高糖高蛋白的饮食,都屯着长膘,不能更快地支援头部。
    人类的碳基回荡出现后,脑思考可以直接消耗肥膘。冬季小肚子热燃烧的日子来了。
    统伐区和星汉内,掌握六级心灵语言的那波人,开始适应更热氧的呼吸。
    这个碳基回荡下没有肺泡损伤一说。大脑逻辑思维的速率,已达到了可以持续心算六位数上下的三元三阶方程。注:持续一两个小时都不会头疼的。(可以对比一下,诸位上高数时,总会缺氧睡觉一样。)
    ……
    186年后,卫老爷顺应感知启动了高氧化的“发烧”过程,开始协调全球的“内分泌”。在北大西洋,以及南亜区域等多个地点区域,“高氧化免疫开始!”全球生态在数个小时内经过了新的更新后,在人类视角下,有机物循环变得更流畅起来。
    当协调完成后,卫铿将全球有机物的生命场,分享给了自己的继承者们,当然随着卫铿强化共鸣的时候,生命频段传播到了整个星球。
    几乎全球所有四级以上的心灵语言使用者都能看到“地球星”的一幕,由于信息量巨大,四级心灵语言的人类只看了数分钟后就不得不断开链接,但哪怕就是这几分钟,也足以热泪盈眶。
    这些“启慧”人类的大脑中,看到了地球的全部倒影!这一刻是属于人类的。
    而在这人类骄傲时刻,在珠江口,最初降临的地方,001号卫铿捏了一把地上的土,同时抬起头看着星空。
    衡阳,统伐区的军事指挥部,退休的卫铿收起了一个个潘多拉的使徒棋子。
    而在星汉的学堂中,卫铿老师打开连环画,连环画上是狮子、老虎、熊、鸟类、鱼儿、乌龟。
    卫铿叹息:物种时代人类的确是和多物种进行共存的。文明自然发展后,人类已经逐渐有意识地结束和自然界其他物种的竞争。直到潘多拉场落入,重启了竞争。
    现在人类虽然是胜利者,但是地球物种遭遇了重创!
    现在,人类要好好发展下去,为了地球的生命意志。
    当继承者们品味着地球,卫铿也品味出了星空中有机质味道!卫铿:“应该,味道不错,蛋白质含量很高。应该能吃。”
    ……
    190年,卫铿在征求继承者们的同意后,对大熊星座,六百四十光年外,发送了对方生命活动最剧烈消耗的蛋白质频段信息。
    同时锁定了天鹅座、半人马座方向,距离地球113光年和231光年的地方,只有六千种蛋白质频段。
    卫铿:现如今推断人类三百年后科技发展,余量是足够的,不妨把近距离的这几个宇外虫群给先喊过来。
    未来!有鲜美的味道。
    此次文明复兴,人类将高速进化,并且不会随卫铿离开,而减速。
    罗?泊,继承者们已经在测试植入离子火炬“高氧化照射”状态下的生命。
    不少继承者们是已有思维放射能力的,控制海量“碳基信息颗粒”,在热氧中构建碳纤维模型,他们已经进入“念能”时代。
    继承者们现在多少都是群体状态,其中某些已经达到了上千人的程度!卫铿的谆谆教导下,这些下一代人类单群的协作力也是不差的。
    以黄裕华为例,在185年后仅仅一年的时间,就基本上入门了纯氧液氢火箭的工业流程!其研究已经是涉及到太空中建造独立“碳基仓”。该碳基仓内储存潘多拉场,可以用来契合他本身的生命循环。
    ……
    黄裕华是在六十岁进行分化的。六十岁,未来会记住这个年龄阶段。
    智人和黑猩猩在两岁前没有什么差异(甚至一岁前,还是黑猩猩在模仿能力上领先),智人却在后期要优异。
    这样的情况在慧人这里或许将重演。不同的“目标”在进化中是非常重要!
    以澳洲人类为例,他们上百年的优选优育,注重的是越来越早的天才选拔。繁育所上民血脉,经过一百多年内卷,“能量伞”的居民们十几二十岁即出类拔萃。
    而统伐区和星汉这四十年来,被“中人之姿”的卫铿种下了另一条演化之路。
    那就是“遵从大义”,从信息学的角度来说,那就是“合作方之间减少隔阂,能准确传达信息。不会用虚假信息消耗”。
    实际上的隔阂已经在“文化”上出现了,这种文化隔阂将主导生殖隔离。
    统伐区和星汉的文化中,是有一套标准的逻辑来确定是否可以“合作”的。
    那就是,通过一步步交流验证真实性,只要有谎言,哪怕是一个小谎,那就不是“合作方”。当然,对方如果认识到错误,用巨大的代价来保卫“自己语言”的真实性,那么可以重新视作“合作者”。
    曾经以为自己是“社恐”的卫铿,现在则是逆反起来回驳:“哪有什么社恐!我们是害怕交流吗?不!是交流环境太毒了,骗子大行其道,虚伪的捧杀,和无耻的抛弃,越来越多。”
    (教育体系中的)卫铿对星汉和统伐区下一代灌输了自己概念:“个体力量是渺小的,人类需要抱团合作,莫要妄吐谎言,要让自己变成社会中一个可信的人,若是不小心对身边撒了谎,需要不惜代价弥补他人。成年人要确保下一代明白,世界是可以相信的。
    至于那些谎话连篇的取巧群类,莫要浪费精力与其合作。”
    ……
    卫铿有近古时期的烙印,那个时期被西方文化大规模浸染,一时间卫铿那个时代的年轻人迷茫了。现在的卫铿清楚了,思想上选择回归东方。
    西方文化的发展,逃不出宗教。而宗教本质上是虚构,许下宏愿。但这随着谎言,对不相干的人,在社交中注入“不负责、无法证实”的信息。
    遇到需要协作时,直接海盗式的暴力胁迫,精神上强灌来实现。
    所以,卫铿在文明复兴后,直接把宗教文化给隔绝了。迷信封建的土壤,必然会诞生阻碍真实信息交流的隔阂。
    卫铿:“躲不了骗子,就干脆屏蔽。”
    ……
    当统伐区和星汉在重点进化“合作交流”时。世界其他文明在百废待兴中,开始点起了其他路线。
    潘多拉历185年,欧洲,码头和神庙重现。
    这里的幸存者已经出现了力量进化的方向,也就是身躯上外挂“适应高氧化”的肌肉组织。当然,最初统伐区研发这个,是为了拆卸工业机械,现在也有,但外挂肌肉不那么大,只是确保翻越障碍的敏捷度。
    但欧洲地区内开始重建地中海航线,需要建造大量渡船。在渡船内空间狭小,肌肉强力非常适合解决一些问题,例如谁是“1”谁是“0”。
    186年,北美,鸟居和庙宇兴起。
    这里的民族(曰列岛迁移过去的),现在研发出了辅助控制大量殖装兵器的“辅脑”技术设施。这种“辅脑”技术美其名曰,相互交流。但是按照曰列岛人某些狭隘想法,在“辅脑”之上设置了一个“主脑”。(两万个御坂,加一个最后之作。)
    他们大量的殖装设备已经开始参与城市的建造,但是却将更多的人给排除出了技术控制链条。
    殖装科技剑走偏锋已经成为现实。卫铿:“让后来人闯吧,我又不要死撑几万年。”
    卫铿不操心,自然有人担心。
    现在统伐区和星汉的下一代青年们已经先天下之忧而忧。
    曾淑妭:“未来一定会爆发战争!”是“确定加肯定”。
    至于这丫头未来对其他大陆上慧人表亲们,炮制出什么“吕后”事件,卫铿只能说:“等我,不在了,任由她来发挥本性了。”
    ……
    195年后,卫铿看着清澈海洋、碧蓝的天空,已经开始准备走了,预备给后代们腾出地方。
    作为人类,不能在狭小地区狭小窝着,否则只会自相蚕食。世界上没有岁月静好“桃花源”,有的只是穷山僻壤出刁民。
    现如今,很多继承者们已经开始集群化发育了。卫铿留在这里,只不过是压制他们发展,维持一个大家族式稳定,但是卫铿走了,他们就可以自由的卷了。
    ……
    197年,卫铿在统伐区进行了最后一波碳基实验项目。这主要是将其他六千条时间线上的碳基科技转述出来。现在卫铿每一条时间线都在下载全部的碳基资料,科技进行超爆发。
    这是卫铿留给后人未来对付(吃掉)星空虫群的余量。
    在六万倍的氧化环境中,卫铿操作实验进行了三百种有机循环交替的反应。反应六分钟后,物质形成了一个独特的气泡圈圈!
    这个物质泡中,能级不下于两百年前初降临的绚丽的“潘多拉场”。
    但是这个实验进行了三分钟就结束了。因为内部的六百克有机物流逝了三克,这导致了内部循环失去平衡。
    而这亏损的有机物和增生的潘多拉场,也证实物理学家的猜想!潘多拉场是一种火种。
    统伐区基于大破灭前人类文明基础物理,以及现如今星空观察资料,认为:潘多拉场应该是一种特殊的暗物质!一种让化学反应“粒子性”变成“波段性”的特别场。
    或许说,当年降临地球的那个潘多拉场,就是一艘能量化的“外太空宇宙飞船”。刚好地球有着广阔碳循环,点燃了整个全球。
    那艘太空飞船,或许不一定是碳基生命,也许是高还原性下的硅基生命。所以在失事过程中,没有留下任何生命痕迹。
    未来太空时代,人类如果是要建数百亿吨的太空飞船生态圈进行星际航行,现在看来绝对是一条不切实际的道路了。
    但如果是:运输自己宝贵的生物、文明信息。这是一条正确的思路。
    200年,卫铿进行了对“人类生命”第四阶段的开拓。
    喜马娜雅山附近,一圈圈雷达塔楼,围绕着六十五公里宽的中心场地进行了高氧化的放射。在高氧化放射过程中,中心氧化烈度将到达一万倍以上。
    任何物质在这“纯阳真火”中都会化为齑粉,而唯有真仙可祭之。
    随着全球生命场的调动,天空中降临了海量的有机物频段。
    在太空上来看,这是炫彩的光谱从全球各地涌来,如同漏斗一样倒挂在高原上空。而高原上那无数的放射塔,笼罩在碳基光谱的迷雾中。
    高氧化的纯阳之火中心,一个色彩对称的光球出现了。
    这个光球出现的瞬间,全球各地的卫铿消失了。
    在全球各地的卫铿如平常一样,早在几个月前交代好了所有的工作事项,走入了自己房间后,消无声息融入了朝阳中。走得是如此的平静,似乎早就知道如此,甚至被子上放了樟脑丸,储物柜中,留下了各个工作岗位的记录本。
    当纯阳之火的思维中信息流速到达数十万倍时候,思考恒星、太阳、时空等立体模型的过程,普通碳基人类个体已经跟不上了,所以也就没有存在意义。
    所有卫铿个体在简短地总结了自己在这潘多拉历史纪元中,六十多年种种难忘的时刻,以及“没有虚度”的证明后,涌入了纯阳之火中意识核心。
    一个个房间中,卫铿是淡化在空气中,升腾成了露水消失了。
    202年8月8号早晨,卫铿和全球的生命频段断裂,卫铿所缔造的这个生命频段,转交给了继承者们。
    正式进入人类第四阶段的卫铿,在离开地球之前,对星球上的所有人轻声说道:“我是一个人类,人类演化中踏出关键一步的个体。我将离开诸位视角,但在离开前,我会送给你们最后一件礼物,请看太阳系内第二颗行星球。”
    一个硕大的光团涌上了太空,这个光团在飞出大气层后膨胀到了六百公里直径,然后迅速以每秒一千公里的速度朝着太阳飞去!
    当卫铿以这样的生命体涌入太空后,全球的天文望远镜和碳基探测设备都拍摄到了星空中人类的神圣光痕!
    时空监察平台,白灵鹿团队进行了最后激烈的演算,在对比罗红星那些时间线上虫群资料后确定:“那帮虫群,如果碰到这样的卫铿,整个太空虫群会被烧,嗯,被吃光抹净的。”
    当然,这样高氧化的光团有作为顶级智慧的强悍,却没有无限的寿命。无限寿命需要将生命设计得平稳,无法有生命炽热期。
    卫铿接下来要做的,更是会严重损耗寿命。
    卫铿抵达了太阳恒星表面,在略微接触了一段日珥后,快速闪烁拉长成一个波段,这个碳基波段直接涌入了金星中。——随后的六十年来,就有了一个别样的“波段”持续不断地照射进行。
    而金星表面,则是开始了持续一百年的剧烈大气活动!
    金星的大气压是地球一百倍,其实金星上氧分子含量极高,大气其实是失去了氢原子固定“海洋”。如果地球海洋也失氢,大气压也是这么高。当纯净无比的含氢有机物波段进入了金星后,这场生命改造自然的活动开始了。
    金星和太阳之间出现了一个“脐带”,将开始上千年的加氢过程。
    而卫铿利用金星大气氧化性燃烧的推动作用,用了十五年的时间完成了将整个金星大气的潘多拉场化。
    而卫铿在217年时候,最后回应了地球的频段后,就再也没有声音了。其太阳和金星之间的有机物光团,仍然继续投射着有机物反应光波。但是,经过检测,里面已经没有复杂的人类蛋白质频段——那是卫铿的尸体,一个继续燃烧,持续千年的尸体。
    ……
    卫铿意识在潘多拉210年就离开了这个世界,在离开位面薄膜的时候,突然之间,卫铿猛然回头。
    似乎在自己走后的世界,仿佛有什么异常光芒的存在灌入,并且——好像如同炽热的枪头,并且不止一个,在接下来的周期时间,连续地灌入,身后时间流陡然扩大到无与伦比广阔。
    而那个家伙似乎也对化作亿万繁星回归的自己有所感,朝着自己靠近。但最终又似乎被什么所隔主了。
    ……
    监察平台上,身着大红喜庆服装的白灵鹿愣住了:因为在卫铿离开的一刹那,整个潘多拉的时间彻底凝固。——这已经不是潘多拉的时空比主世界要慢的问题了,而是主世界直接和潘多拉时空断了?
    卫铿这次在潘多拉位面,共同穿越了七千八百条时空,每一条时空都熔断了,卫铿所在的时空未来,仿佛被一条时空长城给拦住了。
    一个史无前例的深耕位面,就这么脱缰了,消失在主世界链接中。
    (https://www.biiduoxs.com/biquge/69_69356/c72708511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网:www.biiduo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iduo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