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我的隐身战斗姬 > 第948章 指挥
    江禅机和帕辛科娃屏息凝视着指尖上这团幽幽燃烧的蓝色火焰,它悬浮在指尖上方大约也就是半厘米左右,随时可能与指尖接触将他付之一炬,仿佛轻轻的呼吸就能将其吹到对方的脸上,如同蓝环章鱼般带着极度魅惑又极度危险的气息。
    他手心里全是汗,指尖上的蓝焰明明轻若无物,却似乎有千斤之重,指头一动也不敢动,手里抱着一个定时炸弹可能都没这么吓人,满脑子想的都是——如果我指头动一下,它掉到我脚上怎么办?
    连帕辛科娃都稍微退后了一些,给他让出空间,说道:“这东西怎么熄灭?”
    还真被她问到了关键问题,余煜煜每次拿出蓝焰都会弹出去,从来没有主动熄灭的选项,他怀疑这东西也根本没办法熄灭,此时此刻它就在依靠他体内的脂肪转化为丙醇在燃烧,只要体内还有脂肪,它就不会在他指尖上熄灭,唯有战战兢兢伸直胳膊,把心一横,将蓝焰弹向空无一物的地面,当然姿势就没余煜煜的拈花指那么优美了。
    还好,蓝焰顺利地离开指尖,划着抛物线飘向地面,接触到泥土之后就消失了。
    呼——帕辛科娃长出一口气,她也知道火线学习这么危险的能力太过冒险,但现在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就算江禅机可以独自堵住另一个门,但还剩下第三个门不知道要如何处理呢,所以必须要冒险。
    “这里交给我和她,那两边你任选一处,第三处……再另想办法。”帕辛科娃吩咐道。
    江禅机就需要这样坚决果断的主心骨来主持大局,否则一切压力全压在自己身上,实在是快喘不过气来了,闻言点头答应。
    他左右看了一下,新出现的两处南辕北辙,处于两个相反的方向,但第三处离这里稍微近一些,他还是决定去第三处。
    帕辛科娃在这片建筑工地的防雨棚上看到有积存的雨水,用念动力取了一些过来,也顾不上干净不干净了,摘掉余煜煜的防毒面具,泼在她脸上。
    也不知道余煜煜是被冷水刺激的还是被恶臭刺激的,一激灵睁开眼睛就坐起来,环顾四周,“我是谁?我在哪?呕——”
    “……你忘了发生什么事了么?刚才有一只鸟形动物从‘通道’里飞出来,撞到你的后脑。”帕辛科娃给她重新戴上防毒面具,解释道,“你刚才晕过去了,我用冷水把你唤醒的。”
    余煜煜的脑袋里有神经痉挛般的阵痛,不过毕竟是身心都处于巅峰状态的年轻人,帕辛科娃下手也有分寸,并没有对她造成太大的伤害或者后遗症,就是被打晕瞬间的那一小段记忆有些混乱。
    “原来是这样?”她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婵姬学姐呢?她去哪里了?”
    “她去那边新出现的‘通道’了,我来代替她跟你配合,能站起来么?”
    “我试试……”
    帕辛科娃扶着她的胳膊,帮她站起来,“现在试试你的能力有没有受到影响。”
    如果余煜煜由于后颈受到冲击而导致暂时无法集中精神来使用能力,那就反而弄巧成拙了,帕辛科娃最担心的就是这部分风险。
    余煜煜试了试,第一下确实没能成功,但等了几秒钟缓了缓之后,蓝焰再次出现在她指尖上,只能说不愧是本届最强新生,两相对比之下,比江禅机的蓝焰更加纯净幽蓝。
    “姜老师对吧?姜这个姓挺少见的,您跟婵姬学姐是什么关系呀?”
    余煜煜的心很大,发现自己的能力没受影响之后,八卦之心就开始熊熊燃烧,因为现在江禅机不在场,而她们还能悬浮在空中,表明这位“姜军”老师同样也会使用念动力,说实话她不信有这么巧,不说他们两个连人种都不同,就算他们都是姜家的亲戚,也没听说过能力还可以遗传的,而在这之前,帕辛科娃甚至是以普通实习老师的身份出现在校园里,如此刻意隐瞒,肯定是有鬼。
    “……保密。”
    帕辛科娃只能故作神秘地一笑,除了真相以外的任何理由都没办法解释得通。
    “求求您告诉我嘛!”余煜煜仗着自己现在的重要性和年纪小,大胆地试图通过撒娇来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你再求我也没用,但如果你答应保密,说不定将来有一天我会告诉你。”
    帕辛科娃只能先画一张饼让她上钩,以后的事以后再说,连能不能活过今晚都尚未可知。
    余煜煜不太满意,但也不能强制人家说出来,于是开始琢磨其他办法。
    帕辛科娃觉得应该鼓励她几句,然后将她的注意力引导到目前的状况上,毕竟她还是个跟马里金娜年纪差不多、个头差很多的半大孩子,注意力不够集中、恃技而骄也是难免的,她在第43号实验站里也并非没遇到类似的孩子,但很快她就注意到有一道人影正在以快到惊人的速度逼近,所以暂时把话咽了回去。
    “帕……姜老师?”
    即使是乍暖还寒的春夜,寒暑不侵的李慕勤依然仅穿着紧身背心,但她的头上罕见地冒出了汗,倒并不是跑累的,而是她看到有三处信号弹而心急火燎,在抵达这里之前,她本来都预想到了最糟糕的情况,结果没想到……毫无异状?正常得令她不敢相信,当然以她的视角看不到凹坑里的状况,防毒面具也过滤了绝大部分恶臭。
    “李老师,这里交给我们,你去那边。”帕辛科娃指挥若定,示意第二处信号弹腾空的方向,并未谦让。
    “但那边呢?”李慕勤指了指第三个方向。
    “那边由婵姬同学处理就可以了。”帕辛科娃说道,“如果连她都解决不了,其他人过去帮忙也没有用。”
    李慕勤微露错愕,但这话是帕辛科娃嘴里说出来的,她只能尽量相信帕辛科娃的判断,更何况现在确实没有其他办法,只能先这么着,等后续的其他老师赶来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