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哭穷和装富 > 第六章 村长就是不一样
    如今农村里的道路比以前好多了,基本上做到了村村通,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村庄都通了水泥路,剩下没通水泥路的也修了砂石路,不管天晴下雨,车子都能跑。

    卫来前开着车从孟正平住的庄子出来,心里揣测着孟正平到底说了些什么。

    每个贫困户都有个资料袋,里面装着贫困户的信息、帮扶措施、帮扶成效等多种资料。孟正平这户的资料,大部分是由卫来前填写的。

    半石桥村一共有二十二个村民组,被分成四个片。书记和村长各负责六个村民组,妇女主任和文书各负责五个村民组。孟正平就住在卫来前负责的这一片里,卫来前又是村长,要是出了什么问题,肯定要担主要责任的。

    卫来前心里想着事,车子刚要开进另一个庄子,一只公鸡追着一只母鸡正穿过水泥路,刹车来不及了,把公鸡压死在车轮下。

    他下车看了一眼,就马上转身上来,把车往后倒了一点,打了一下方向,又向前开了二十三米远,靠边停下。

    这个庄子叫陈家庄,有二十几户人家,其中三户是建档立卡贫困户。卫来前向李主任他们指了贫困户的家门,让他们去工作,自己又回到了车里。

    在车里,他仰脸靠在座椅上,心里担心着他该担心的事,一点没把压死鸡的事放心上。

    “啊哟!我家的大公鸡被车压死了!”一位六十多岁的妇女弯着腰,看着地上的死鸡,心疼地喊了一声。

    她叫吴化存,是陈庄村民组组长陈顺的老婆,家就住在庄子的当头。如今早已是恋爱自由、婚姻自主的年代,可她还是喜欢给大姑娘找婆家,给小伙子讲媳妇,所以有人就给她送了个绰号,叫老媒婆。她刚从家出来,准备到菜园去。

    “老头子,我家的大红毛公鸡死了,不知给哪个眼瞎的开车压死了!”

    老媒婆直起身对家那边喊。

    陈顺吃过中饭在床上眯了一会,刚起来,正坐家中喝茶,听到喊声,就急急忙忙出了门,来到路边。

    这时候也听到喊声的卫来前,慢吞吞地下了车。下车后却像变了个人似的,三步并作两步走,一只手还伸进上衣口袋里掏烟。

    “陈队长,您好!”卫来前在离陈顺还有好几步远的地方,就把香烟递了过来。(过去叫生产队,现在叫村民组,但口语中村民组长还是叫队长,很少有人喊组长。)

    陈顺见是村长卫来前,赶紧迎过来两步,伸双手接过香烟,满脸带笑,“村长,您下队来了!”

    “上面来人检查工作。”卫来前说着就拿打火机给陈顺点烟。

    卫来前见到任何人都是那样谦卑客气。在路上遇到熟人,他都主动上前打招乎,甚至还递支烟。村里的老百姓都说他温柔小意。这也可能是他能当这么多年村长的原因。

    “哦!哦!哦…”陈顺连忙点头答应着。

    老媒婆站在死鸡旁,嘴里嘟囔着什么,见卫来前过来了,声音也渐渐小了。

    “鸡是我刚才开车过来碰上的。我也不知鸡是哪家的,就没动,坐车上等。该多少钱我给!”卫来前唰地一下,收起脸上的笑容,变成很严肃的样子。从裤兜里掏出一个钱包来,就要往外拿钱。

    “村长,您赶紧把钱收起来。就一只鸡,自家养的,能值几个钱?再说您也不是故意的。”陈顺伸双手把卫来前拿钱包的手往回推。

    “那怎么行呢?”卫来前一脸的严肃,好像非给不可。

    “村长,您这样就见外了。您再怎么说我也不会收你钱的!”陈顺使劲地摁着卫来前的钱包。

    卫来前的脸上一下子又露出了笑容,看了一眼老媒婆,说道:“那这样好不好,我钱照给,鸡算我买的,您让大嫂把鸡拎回家洗洗,烧个菜,晚上我陪陈队长喝一杯。鸡是碰死的,不是病死的,能吃。”

    “您能来我们家吃饭,是您赏光,给我们面子。怎能让您破费?”

    陈顺还是不答应收钱。

    “你不把钱收下,我就不去了。”卫来钱把钱包装回裤兜里。

    “您来吃晚饭,再把钱给我。行了吧?”陈顺笑着。

    “好,一言为定!晚上来和陈队长喝两杯。”卫来前笑得是脸上放光。说完,就转身往车那边走。

    老媒婆拎起路上的死鸡往家走,脸上强装出来的那点笑容早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到家把鸡扔进一只大塑料盆里,发火了,“鸡让人开车压死了,还要管人家晚饭。还不赶快去烧水,烫鸡挦毛!”

    “妇道人家懂什么?头发长,见识短!”陈顺拿个电水壶去装水。

    “我还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村干部好几个人,你就叫村长一个人来吃晚饭,其他人要是知道了不见怪?”老媒婆似乎想得比她老头子还周道。

    “对,对,`你说的对!亏你想到了。我这就打电话给书记,请他来吃晚饭,让他把其他人也带来。”陈顺没等水装满就把电水壶放到了一边,掏出手机打电话。

    “你好!哪位?”

    “书记,您好!我是陈庄村民组的陈顺。”

    “哦,是陈队长啊。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晚上来我家喝杯酒,你把文书、妇女主任,还有扶贫专干都带来。”

    “谢谢好意,但今晚不一定有空。”

    “请书记务必赏光!”

    “那等到下班以后再说吧,现在是上班时间。”

    陈顺打过电话,想了想刚才书记讲的话,觉得书记是答应了。

    “老婆子,书记答应来了。人多了,一只死鸡太不像了。我想再杀一只母鸡,母鸡炖汤,公鸡炒吃。我再去街上添点别的菜。”陈顺把电水壶的插头插入插座里。

    老媒婆听了想发火,可又发不出来。老头子说的也在理,那么多人总不能就吃一只死公**!只能怪自己话多。现在到好,压死了一只公鸡,还得再杀一只母鸡,而且还要去买别的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