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神秘即我 > 5章 救兵
    看着地上这个无比痛苦且到处乱滚的可怜虫。半白头发的中年男人慢悠悠的挪步上前,蹲下仔细的打量起了黄苍的脸。

    “让我看看……你究竟有什么特别之处……肉体不死,难道灵魂也能不死吗?”

    男人蹲下,刚准备动手去触碰黄苍,可就在这时,痛苦不堪的黄苍突然一下从地上窜了起来,一把抓住了男人的双肩,然后张开嘴狠狠的向着男人的脸上咬了下去!

    “啊~~~!”

    男人惨嚎一声,用力的将黄苍推开。他后退几步后却发现,眼前这个满嘴沾血的家伙,竟然对着自己发出了疯癫般的狂笑声。

    “啊~~~!好痛啊!可是我好开心啊!我终于出来了!我好痛啊~~!”

    嚎叫完,黄苍再度倒地在地上痛苦的翻滚。

    原来,在受到半白头发男人攻击后,黄苍的主人格在痛苦之下已然无法保存理智,于是疯狂的人格就冒了出来,并且强忍着来自灵魂的剧烈灼烧感咬了对方一口!

    灵魂灼烧的效果并没有解除,但是半白头发男人却满脸是血,他的愤怒也在这一刻被激发了。

    只见他拿出一个笛子般的东西,放在嘴边吹了一个尖锐的声调出来,而后,四面八方的草地开始不停的蠕动,一个个细小的地洞被顶开,老鼠们好似听到冲锋号的军队般冲出洞穴,并朝着黄苍围了过去。

    就在黄苍要被鼠群攻击前,他突然扬起了头来,对着半白头发的男人裂开了一个血腥的笑容。

    “十分钟到了哟……”

    随着黄苍话音落下,天空中传来螺旋桨那激烈的摆动声,阵阵风浪席卷而下,将半白头发男人的大风衣吹得飘扬而起。

    他抬头一看,漆黑的夜空下是一架咆哮着的直升机飞快的下降。

    一个与夜色等同的非裔男人,正坐在直升机的侧门位置,双手紧握加特林的握柄,将狰狞的枪口对准了下方吹奏笛子的半白头发男人!

    “看到了,是他……”非裔男人冷冰冰的向对讲机里的某人讲完话,之后就没有任何犹豫的扣动了扳机……咆哮的加特林犹如喷火的巨龙,子弹在夜空中划下一道亮白的弹道,直扑向半白头发的男人。

    被如此可怕的火力瞄中,半白头发的男人立即选择规避,但是加特林的子弹却紧跟着他奔跑的路径。

    然而就在这时,驾驶直升机的飞行员却看到在远处的草坪上,一个穿着黑色连衣裙的金发女人正朝着这边缓步走来,那扭动的腰肢配合着犹如猫咪般的臀部,展示出了极尽诱惑。

    金发女人对着直升机这边飞了一个香吻,那驾驶员瞬间感觉头晕目眩,马上就握不住操作杆,直升机立即不受控制的倾斜了过去。

    而后,另一个方向传来一声咆哮,一个两米多高的巨汉冲天而起,好似射出的迫击炮弹般,直接撞在了直升机的后螺旋桨上,将螺旋桨撞得支离破碎,直升机也在空中打转,没过多久就坠毁在了草地上。而那名非裔,早就提前跳了下来。

    “巫师之锤……”吹笛子的半白头发男人再度走上前,与那两米多高的巨汉站在了一起。

    他们警惕的看着先前非裔男人跳落的方位,谁知那个方向却出现了一个金发的陌生青年,在硝烟之中,居然悠闲的朝着这边缓缓的走来。

    那人的两只眼睛是不同的颜色,穿着很现代风的西装,打着充满设计感的领带,行走的姿势很有讲究,又很小心,生怕空气中的粉尘沾染上了自己的衣裳。

    他缓步走着,将一些文绉绉的词汇从轻启的口中咏念出来。

    “他见到幽深的海底,国之根基……”

    “他晓得秘密的所在,一切皆知悉……”

    “他获得全部的智慧,揭开了秘密……”

    “他既灭杀者,他亦创生者。无一人得逃离他手,无一人不收他眼底。”

    “败走衰老者,为他所召,对他委身,从他而学,为他效忠。”

    “赐汝休憩、不忘歌颂、不忘祈祷、不忘他名……”

    “燃烧汝罪、刻于烙印、宽恕于此,受肉之我在此宣誓……愿主怜此哀魂……阿门。”

    看到了面前的金发男子,又听到了对方口中说的话,半白头发的男人再度抬起手掌,指着金发青年……

    “灵魂灼烧……”

    这个施展在黄苍身上的神秘力量,再度指向了金发青年。

    然而这一次,那诡异的力量并没能阻拦金发青年的脚步,对方依旧稳稳的朝着前方走来。

    “无效吗?”黑色连衣裙的女人也站在了巨汉和半白头发男人的身边,错愣的看着绅士般的金发男子。

    金发男子念完洗礼祷言后,缓缓的开口道。

    “埃及神系……《入光之书》二阶符文——‘驱逐’。”

    他话音落下,先前打碎直升机的壮汉怒吼一声,大步朝着金发男人冲去,一拳砸向对方的脑袋。

    然而就在这时,又有一个敏捷的身影从金发男人的身后窜了出来,同样挥出一拳,与巨汉的拳头撞在了一起,空气都开始颤栗了。

    巨汉定睛一看,发现挡住他攻击的,竟然是一个稚气未脱的白衣年轻人。

    “力气挺大的啊!快赶得上我的符文‘大力神’了。”

    白衣年轻人同样报了一句话,然后双方的力量再次对冲,接下来又同时后撤了回去。

    他们拉开距离后,之前跳落直升机的非裔男人将完好的加特林卸了下来,拖着枪头从金发男人的后方出现,瞄准了半白头发男人那边的三个家伙,疯狂的咆哮出了火舌。

    三人匆匆闪避,半白头发男人的目光严肃,扭头对身边的两名同伴说道:“巫师之锤的人到了,我们先撤吧……”

    刚说完,半白头发的男人就吹响笛子,将这片区域的所有老鼠都召集了过来,化为了奔腾的黑色海啸扑向金发男人这边。

    那非裔怒吼着,将所有的火力都倾泻向了大量的老鼠,直到杀得血肉乱飞,对方三人的身影却已然消失在了他们的视野里。

    “他们跑了……要去追吗?”非裔黑人对金发男子和白衣年轻人问道。

    白衣年轻人摩拳擦掌,准备翻过博物馆后门追出去,可这时,黄苍之前掉地上的手机里再度传出了那个女人的声音。

    “别管他们,先找莎草纸……”

    金发男人捡起手机,看了一眼还在地上痛苦的黄苍,眉头紧皱。

    “这个家伙……中了灵魂灼烧这么久了,为什么还没死?”

    他说完,电话里的杨青琼继续吩咐了一句:“这个人有点问题,先用圣水稳住他的圣灵体,等你们找到莎草纸后,把他也带上飞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