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姑苏既望 > 高中,梦的起点
    时间总是这样,不经意间就能偷偷溜走,好在青春期的孩子不在意它这种行为,只知道每天都在消逝,还期盼着明天会更好。

    两个月多的假期转瞬即逝,家里人忙着帮我整理行李,然后送我去学校报道。

    这次和我一起去的是妈妈和姐姐。考入这所高中本来是姐姐的第一志愿,可却因为分数差了几分与它无缘,失之交臂。

    又由于当时的投档制度,姐姐只能就读于镇上的一所普通高中,这一直是她心里的一个痛处。

    加上妈妈一直以来也没怎么出过外面,看看外面的世界,导致内心有点忐忑。

    于是,便让姐姐陪同我们一起去报道入学,心里也好有个底,顺便看看姐姐心目中的理想学府是怎样的。

    登上了去市里的中巴车,基本全是送孩子去学校报道的,好多家长手里都是大包小包的行李。

    车上虽然很拥挤,但是大家都还是很和谐的交谈着彼此出行的目的,让夏日的炎热暂时的被忘却。

    到了市里,还需要转乘一趟公交车。我记得那是我第一次乘坐公交车,因为镇上之前没有开通公交,出行工具不是自行车就是乘坐三轮车。

    所以当时心想我也算是一个城里人了,都坐过了公交车。

    “林子言,你怎么也在这儿。“公交车上虽然没有座位,但是人也不是很多。

    这时候我听到了有人在呼唤我的名字,寻声看去,原来是一个初中同学————江海。

    初中的时候我们不是一个班,是邻班,不过九年级的时候家里人为了让我有更多的时间学习,就安排了我住校。

    他当时就是我的室友之一,对我整个高中生活的走向也有一定的影响。

    “我是去报道呀,你也是吗?“我对他问道。

    “是呀,我也报考的航高,说不定咱两还是一个班呢?“他笑着说道。

    我看他是一个人提着行李,猜测他是独自前去报道,一问之下果真如此。

    当时我的心里就对他竖了一个大拇指,心想好生厉害。

    在车上,我妈也和江海交流了一下,自那以后,我妈就记住了江海这个人。

    到了学校,踏入校园。

    才发现人山人海,很多家长都在排着队给学生班里入住。

    得先交钱,然后再去领取生活用品,最后再去事先分配好的宿舍。

    在途中我妈一直让我们跟紧她,生怕我两被人群给冲散了。

    领取物资的校园路上,有学长在那儿唱着“陈奕迅“的《不要说话》,唱的还是蛮不错,很好听。

    自那以后“陈奕迅“便渐渐成为我歌曲列表中的常见歌手。

    “好高中就是不一样呀,以后你也去多参加几个社团。“姐姐对我说道,眼中流露出的或许就叫羡慕吧。

    找宿舍的路上,姐姐的初中同学杜鹃过来接应了我们。

    她和我姐姐算是学习上的劲敌人吧,初中开始就在攀比,一直到高考才算结束。

    杜鹃是少数民族,有着加分的天然优势,所以以微弱的差距进入到了这所高中。

    就压了我姐一头,一直算是心中的一颗刺吧。直到高考压过了她我姐心里才算好受一点。

    在杜鹃的帮助下,我们很轻松的找到了我被分配到的宿舍。

    去的时候已经有两个室友在那里聊天了,旁边还有家长在那儿给他们整理床铺。

    放好了东西,铺好了床铺。杜鹃教我叠被子,她说这学校的教条很严,被子都需要叠成豆腐块才行。

    刚开始我还不以为然,没想到后面有几次被叫回宿舍重新整理,我才知道这是真的。

    宿舍来讲整体还算可以,除了床有点老旧,摇摇晃晃有点咯吱咯吱的声音之外,有独立的卫生间,在以前的校园中还算是可以的了。

    整理好这些后,也知道了这两个室友的名字,杨鑫和刘舜,其他的室友还没有来。

    杜鹃带着我们娘仨去了食堂,怪不得是好学校呢,表面功夫做得可谓是十分到位了。

    怎么说呢,第一天的伙食不仅便宜,而且还很好吃,后面的日子可真是一言难尽咯。

    旁边还有一个小卖部,大家都是孩子,对小吃什么的还是比较在意,所以小卖部的生意还是很火爆的。

    我妈问了杜鹃一些生活上的问题,和一个礼拜给我多少钱比较合适,从此以后我的生活费也就被固定下来。一个星期一百五。

    吃完饭,我们又逛了逛这个学校,我妈和我姐就打算回去了,临别之前一直叮嘱我和室友要搞好关系,不要在学校惹是生非。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需要好好学习了,这是每个家长都会对自家孩子千叮咛万嘱咐的话语。

    辞别了妈妈和姐姐,我先去了一趟小卖部。

    在那儿遇见了两个同学,一个胖的和一个瘦的。

    听他们的语气是已经把自己的卡给刷爆了。

    一问我才知道,原来是学校为了防止学生乱花钱,把每天可消费的金额设置了一个限度,超出这个限度之后就不能刷卡了。

    心里不禁有了一点点羡慕,他们怎么可以有这么多钱呀。

    随便买了一板酸奶之后我回到了宿舍,这时候大家都到齐了。

    有一个我初中同学,同班同学——任宏源。不过他是江苏来的转校生,只是因为户口落在这边,需要回来上高中才回来的。

    他的英语特别厉害,江苏不愧是高考大省,培养的学生素质能力确实不错。

    不过他后来也和我一样沉沦于网络的虚拟世界中了。

    我们宿舍的成员有林子言(我),任宏源,刘舜,杨鑫,王恒,雷思琪,王涛以及一个我记不起名字的人。

    对我而言,他们在我的高中生活中影响可谓是很小,除了任宏源,他和我基本都是一路人。

    所以记不起名字算是正常的了。

    对面宿舍也是我们班的,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原来是江海,他真的和我分到了同一个班,真的是缘分妙不可言呀,没想到公交车上的一句玩笑话居然一语成谶。

    不过也好,在新的环境里面有一个旧识也是蛮不错的。

    经过几番交谈才知道,原来以前的初中同学如今又有好几个在这个班,在当时的我心里来看,原来世界真的这么小。

    就这样,待到了晚上,我们就准备在教室里面会面了。

    一个班的人聚集在一起,听从老师的安排,两个周的军训,和军训晚上的晚自习。

    班主任姓龚,一个50出头的中年男人,也教我们物理。不过神奇的是他头上的发量依旧很浓密。

    为人挺随和的,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大家都亲切的称呼他为“老龚。”

    班会结束后,和之前的同学打了一个招呼,便准备回宿舍休息了,毕竟隔日就要开始军训了。

    学校的教学楼都很陈旧,不知已经经历过多上岁月的风吹雨打了,或许在不远的未来就该被替换了。

    翌日,太阳照常爬起,军训的号角已然吹响,穿上一身迷彩装的我们也找到各自的教官,整队集合。

    校长讲话,无非就是一些鼓励学生的心灵鸡汤,希望借此来鞭策学生们好好学习,踏入理想大学,也好为学校的升学率做点贡献。

    在一声哨响之后,军训拉开了序幕。

    我们青春,也正式开始了营业,这里,就是我梦开始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