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姑苏既望 > 留级,复学,新环境
    在过完年后的某一天,我妈接到了一个电话。

    是老龚打来的,具体内容是说我们那一届的同学都已经参加高考报名了,而你错过了这次,已经没有机会了,他把我的学籍转到了新的校区,想要读书的话就去新校区重新读高二吧。

    我当时是真的没有想到,我还能拥有学籍,因为我转学的时候镇上高中不收留我的学籍,所以我学籍依然是挂在我们学校的。

    但是后来我下定决心不去上学之后,就没有缴纳学籍保证金,我以为我学籍已经被注销了,没有想到老龚一直给我留着。

    我怀疑老龚是故意没有告诉我高考报名的事情,事后才给我说,就是为了给我一个机会。因为他知道当时的我就算报名了参加高考,可就我肚子里那点知识,怎么能够应付几个月后的高考呢?怎么能够击败其他同学从而进入大学校园呢?

    所以他想了这个办法,延后我考试的时间,至少还有一点机会。当然,也有可能是他当时真的忘记了有我这号人的存在。

    我们学校拉倒了投资,新建了一个校区,耗资几个亿,修得可豪华了。

    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能去到这么好的校园学习,再加上之前半年的一言难尽的生活,长辈们的劝诫,我意动了,于是踏上了回归校园之路。

    首先去教务处报道,这次的教导主任不是之前那一个,因为之前的那个教导主任还留在老校区,得带完最后一个年级才能过来这边任职。

    也幸亏不是之前的那个教导主任,不然逮住我非得训我一顿。

    新的教导主任是个中年男人,地中海发型,头顶亮得可以反光了。他问我为什么没有休学申请,想要复学的话就得先休学,所以让我去开具一个生病的证明,才可以给我办理休学证明。

    所以我爸就带着我去了一个医院,找到了他老同学,送上了一些礼物之后就办妥了,虽然我一直不太支持送礼物这种风气,但不得不说,送礼物办事效率是真的快。

    因此我得以入学,被分到了第二层次的10班,因为之前的我在老校区也是在第二层次。

    我们学习每个年级分三个层次,前面的都相对而言比较好,我就算中等,毕竟我们老祖宗留下来的儒家文化就是中庸之道,我从小到大基本都是中等,不突出也不显后,但这次不行了。

    说起我即将要去的这个班级,就不得不说一下该班的班主任。是一个不到30岁的男子,能力出众,水平也十分的高,教导主任安排我去那个班的时候也许就是想让这个老师打压一下我吧。

    不过不好的一点就是老爱吹牛被打脸,据说我去的前一天他还在班级里面宣布,我们班32个男生和32个女生,刚刚好,不会再往里面新加人了,谁料第二天我就去报道了。

    他问我是不是和教导主任有关系,不然凭什么会被分到他这个班,我也不太清楚,我压根就不认识这个教导主任,何来的关系一说呢?

    就这样,我成为了他班级里面的一员,这个班级第一次给我的印象就是同学之间关系很好,互帮互助,促进学习。

    刚进去的我,有同学帮我搬桌子和椅子,上课的时候,没有课本也会有同学借给我看。

    因为我这人就是这样,做任何事情的时候都不会想着给自己留退路,所以当我决定不去上课的时候,我就把我所有的资料和课本都给扔了,这是我破釜沉舟的精神,可谁能想到造化弄人呢?

    所以自此以后,我做事都会给自己留一手,避免把自己的路堵得太死,导致自己无路可走。

    要不然说是好学校呢,住宿条件不是一般的好,有四人间、六人间和八人间。我选择的5楼的六人间,不过我们班的男生宿舍刚好够,所以我只能住在别班的宿舍里面,不过室友也都还不错,除了一个例外。

    虽然有这么多的同学在学业上给我帮助,可我就是没办法,完全跟不上节奏,我已经很努力的在适应了,不过前两个周显得还是格格不入。

    不知道每天的作业是写在前面的小黑板上,不了解老师的上课机制。我记得有一次晚自习的时候停了电,大家很默契的拿出了台灯学习,我没有台灯,但借着同学的余光也可以勉强看得清楚字体。过了一会儿大家下座位活动,我以为是放学了,谁知道在我背起书包往外走的时候有同学很诧异的问我准备干嘛,原来我才明白这只是课间活动,不是放学了。

    老师也让我加入了一个小组,因为他们班级是以小组为单位进行学习的,每次考试都按照小组成绩来进行排名,然后筛选位置。

    班主任看不下去了,打电话给了我家里,问我到底是什么情况,到学校来是不是学习的,看我这样子他根本不相信我是由于生病才休学的,事实证明他猜对了。

    我妈告诉班主任,说只要我在学校,不惹事就行。因为那时候家里人给我的期望不高,让我混完高中毕业证就行,然后去参加工作。

    班主任听到这话也很无奈,也没有来为难我。

    但人生就是这样,它不会让你安安稳稳的度过,于是在你觉得平静的时候会给你找一些麻烦。

    学校虽然规定可以带手机,但是班里不许,每个周日来的时候手机必须交给班主任保管,周五放学的时候才还给你,想要手机和家人联系的时候可以去找他。

    但是我没有这个习惯,我习惯把手机放在宿舍里面,虽然我不爱玩手机游戏,但是我还是喜欢把手机留在自己的身边。

    事情是这样的,我一般都把手机放在被子的夹层里面。但有一天,中午下课回宿舍休息的时候,我展开被子,手机却不见了,与之一起不见的还有室友的钱包。

    于是就打算给班主任汇报这件事情,说起来也是我的脑子犯抽,没去找室友的班主任汇报,找了我的班主任来说这件事情。

    听到这个事情的第一反应,班主任就把我骂了一顿,问我为什么不上交手机,别人的钱包掉了还好说,你这个手机掉了也好意思来找我,我是不会帮你找的。

    班主任就是这样,刀子嘴豆腐心,嘴上说着不会帮我,但事后还是去查了监控。

    监控显示除了我们宿舍以外的同学进出,就只有宿管阿姨去查房的时候进过一次。

    也不是没有怀疑过宿管老师,但是没有证据也就不了了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