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姑苏既望 > 趁着月色正浓,我拒绝了她
    第一次月考之后,我们又重新安排了选座位,这一次,我被安排到我们组第一的那个女生旁边,想着或许能够对成绩有一些帮助。

    但事实并非如此,你以为你旁边坐着个大神就一定会是好事吗?那显然不全是。

    虽然月考成绩排名不错,但对于我来说还存在很多不懂的问题,恰巧我旁边坐着我们班的大神,我想着有些不会的问题可以去咨询一下她。

    但当我拿着问题问她的时候,她总是在忙,每次课间的时候都在解题呢,上课需要认真听课,所以永远没有时间解答我的问题。

    又或者是当我说完问题很久了以后,她等手里的题做完了之后才会后知后觉的问我刚才给她说了什么话语。

    于是我选择了放弃,因为我知道,我要是继续这样的话可能会导致出现一些问题,但是具体是什么问题我也没有想明白,想不明白的事情就不要去想了,所以之后我某某学科存在了什么问题的话,我都会选择去问老师。

    化学成绩我依然是我们班第一,我们化学老师想选个课代表,我以为她会选我,毕竟我的化学成绩排了全班第一,全级第十呢。

    可能是因为化学老师是个女生的原因,感官上会更偏向于女同学吧,所以她选择了我们班的两个女孩子当化学课代表,一个是和我们组大神常争第一次女孩子,另一个是长得很小巧的一个女生。

    这让我感到很不满意,俗话说得好,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嘛。但我又想到以前有前科,还是不要祸害新同学们了,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日子和之前还是一样,每晚和刘淳聊着天,做着作业,转眼又到了周五。

    我爸也知道了我这次考得还不错,为了奖励一下我,决定带我去吃顿好的,当时已经是11月份,天气比较寒冷,夜晚也降临得比较早。

    冰凉的夜里,我坐在我爸车里的后座,我们也和我们在一起,她坐在副驾驶,或许是成绩提升了的原因,大家心情好,没有选择吵架。

    我在车上和刘淳聊着天,她突如其来的话语打破了夜的宁静。

    “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看着聊天界面显示的文字,着实吓了我一跳,为什么,怎么会?

    喜悦和难以置信的想法一瞬间占据了我的脑海,接着是紧促和不安,双手拿着手机屏幕,却感觉怎么也下不去手回复。

    我不知道怎么回复她,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被女生表白,还是一个素未谋面的女孩子,也许正因为素未谋面,频繁的聊天让她一个处于青春期懵懂的女孩子产生了恋爱的错觉吧。

    我很想说“我愿意”,至少我的内心是这样想的,我怎么可能不愿意呢?毕竟在我心里,你早就是我的全部了。

    但我不能,我不能同意,我怎能同意。

    家庭父母婚姻的闹剧,二十年的感情也能说散就散,好好的家庭也会突然间分崩离析,我不知道我如何给她未来,也不敢保证以后。

    我觉得她值得更好的,至少我这人配不上她,一没颜值,二没成绩,三没家庭,四没钱。

    这几个条件任何一个单独拎出来我都觉得不配拥有她这种优秀的女孩子,更何况我全都沾边了。

    于是我昧着良心发出了“不行”的声音,我拒绝了她。

    双手在颤抖,内心在嘶吼,眼角也泛着泪花。

    明明已经很喜欢了呢,但我也不能让这么优秀的人陪着我度过一无所有的岁月吧,我希望她每天都开开心心,做一个俏皮的小女生,对生活充满希望。

    我从刘淳回复的消息中感受到一些失落,她问我为什么会拒绝,这是她第一次向男生告白,结果还被拒绝了,她想不明白。

    我也想不明白,我为什么会拒绝,或许怪这个冬日的夜晚太寒冷了吧,将我的双手冻得麻木,随之麻木的也还有我的心,青春于是成殇。

    我给她说她值得拥有更好的,但她没怎么搭理我,也许还在生我的气吧。

    到了吃东西的地方,吃的牛排,但我脑海里还在想着刚才的事情,没有吃出来牛排是什么味道了,也不知道是如何回到家里的。

    晚上我躺在床上,和刘淳打了电话,她哭了,质问我为什么要这样,她哪里不好了。

    我还是那句话,“你值得拥有更好的。”

    那一晚我们聊了很多,聊到了很晚,直到手机没电了才挂断电话。

    挂了电话之后,我哭了,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变得这么爱流泪,都忘了好久没有哭过了。

    不知不觉我哭出了声音,把我妈给吵醒了,她从隔壁跑过来问我为什么哭,是不是白天她说的话伤害了我。因为我妈白天给我说以后要生活费的话就问我爸要,她以为我是因为这个哭的。

    我妈说她是和我开玩笑的,怎么可能不给我生活费,让我别哭了,轻声细语的安慰着我,说从来没有见过我哭成这样。

    “子言,你给妈妈说说你是怎么了嘛。”我妈问到,她还以为我是因为白天的言语而哭的。

    我没想告诉我妈这个事情,于是摇摇头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也说了自己没事。

    眼泪停止了掉落,时间却还在往前走。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睡觉的,只知道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精神状态不是很好,也没有想去打游戏的念头。

    刘淳也没有给我发消息,应该是去上课了。妈妈也去上班了,四室一厅的房子里只剩下了我一个人,从前没有觉得一个人呆在房间里会如此的空虚。

    休学期间的我除了在网吧打游戏,就是一个人呆在家里,那时候不知道要干嘛,也没有觉得很冷清,但这次,我感觉到了。

    如果说,一个男生打游戏的时候会切出游戏画面,回你的消息,那么你对于他而言,应该会在心里占有很重要的位置吧。

    刘淳对于我就是这样,只要是她的消息,不管我在干什么,我都会回复她的。

    记得有一次,她说她身体不舒服,晚自习不想去上了,想和我聊天。一个晚自习哪有她重要,所以那个晚自习我选择在手机上陪她度过了。

    她说她很喜欢和我聊天的这种感觉,于是在第一次拒绝不久之后,她又重提了这件事情,说她还是想要和我在一起。

    那一刻,我仿佛站在了十字路口上面,一条是充满鲜花的康庄大道,一条是一眼望不到头的荆棘密布之路。

    我站在十字路口,我真的很纠结,我真的想要选择答应,但我做不到,心真的很痛,难以呼吸,世界的苦如果是固定的,那就应该我选择承受。

    于是,我再一次的选择了说“不行。”

    或许这一次,真的会弄丢她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