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关于我在木叶充当屑老板这档子事 > 第一章 鞍马吉吉和他的家人们
    鞍马吉吉从十六小时的深度睡眠中醒来,深深的眼袋表明了他依旧没有睡够,苍白的脸色上透露出疲惫的神色。

    但是他不能再睡下去了,必须留八个小时出来为生存而奔波,爸爸妈妈,两个姐姐还嗷嗷待哺,等着他带回他们喜欢的东西。

    “吉吉!!快点醒醒,你忘记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嘛!”二姐伊苏摇不停的晃着鞍马吉吉的肩膀。

    “唔……大概是我被世界嫌弃的第4380天吧……”鞍马吉吉无精打采叹了口气。

    “今天是救济金发放的日子!快!去!领!!!”二姐满眼激动的吼着。

    “!!!”鞍马吉吉猛的瞪大了眼睛,忽然又眼神飘忽道:“二姐,你记错了吧……怎么可能是今天嘛,肯定是后天……”

    “我就算忘记我哪一天死的,我也不会忘记救济金发放的日子是哪一天!快给我起来!!!”二姐狠狠的摇晃着鞍马吉吉。

    “知道了……知道了……”鞍马吉吉无奈的摇了摇头,从床上坐了起来,在空荡的衣柜里选了一套最体面的白色短袍,毕竟领救济金是要见火影的。

    希望今天不要有坏小孩弄脏这套价值两千两的衣服。

    “别忘了,今天的幸运物占卜结果是牙膏哟!”二姐嘻嘻一笑。

    来到洗漱间,打扮的妖艳的妈妈正在对着镜子涂抹着口红,看见鞍马吉吉起来,轻轻的在他脸颊留下一个红唇,舔了舔嘴唇眯眼微笑:“拿了救济金,别忘了给我买最新款式的裙子哟……”

    “又没人看得见你……也不知道买这么多衣服给谁看……”鞍马吉吉小声的嘟囔了几句,拿起比隔壁奶奶牙齿还要稀疏的梳子,梳了梳香菇头一样的发型。

    又拿起水池边干瘪的牙膏皮,塞进门缝里挤了半天,门板都嘎吱直响仿佛要裂开,但还是没能挤出一克牙膏。

    没办法这点牙膏都已经挤了半个月了,不能刷牙就算了吧。

    “幸运物都空了,看来今天是倒霉的一天吧……”鞍马吉吉叹气。

    “无论多穷困,也不能忘记一个绅士该有的形象哟~”爸爸伊布突兀的出现在背后,微笑着拍了拍吉吉的肩膀:“再想想办法。”

    鞍马吉吉叹了气,拿起牙膏皮走进厨房,拿着菜刀从中间剖开,总算沾了一点牙膏沫,能把牙齿清理干净一点。

    准备出门了,还要照例问一声大姐,今天需要买点什么回来。

    咽了口口水,小心翼翼的走上阁楼,本就虚弱的心脏加速,再加上昨晚就喝了一点蘑菇汤,让他脚下有点轻飘飘的。

    大姐正在阁楼里轻松的哼着歌。

    “小白兔,白又白~”

    “两只耳朵拎起来~”

    鞍马吉吉松了一口气,看来大姐今天心情不错,轻轻的推开阁楼门,用尽卑微的语气。

    “大姐……今天发救济金了……需要我买点什么吗?”

    大姐看起来比鞍马吉吉还要小很多,跟二姐一样,不过七八岁文静小女孩的样子,带着一副圆框眼镜,无精打采的趴在桌子轻轻的抚摸着一只小白兔,头也不回的冷声道:“书,更多的书,数学,科学,天文,医学都行,但是你要想着拿本忍校课本来忽悠我,那你就死定了!”

    “是!!”鞍马吉吉如释重负的匆忙逃走。

    阁楼里又传来了大姐轻快的哼歌声。

    “小白兔,白又白~”

    “两只耳朵拎起来~”

    “割完动脉割静脉~”

    “一动不动真可爱~”

    ……

    背负着一家人的期待,鞍马吉吉满激动的走向村子中央。

    正巧遇到了买完菜回来的两个邻居大婶,两个人正在祥和的互相道别,见到鞍马吉吉过来之后,立刻噤声,转过身去假装没有看见他。

    鞍马吉吉也很讨厌这两个爱嚼舌根的女人,不出意外的话,自己走出21步之后,她们就会窃窃私语议论自己。

    但是父亲伊布说过,一个绅士绝不可以因为别人的不礼貌就丢失自己的风度,哪怕杀掉她们的时候,也必须保持优雅。

    所以招呼还是要打的。

    “两位阿姨早上好。”鞍马吉吉微微鞠躬。

    邻居大婶一脸嫌弃的别过头去,假装没有听到。

    鞍马吉吉继续沿着街道走着,才走了20步,她们就已经比平时更加迫不及待的开始嚼舌根。

    “又是这个小怪物……”

    “他一出生就克死了一家四口……”

    “可怜的云飞一家,两个女儿才七岁……”

    “害得我们这一块的房价都跌到了墓区价!十几年都没涨过。”

    “他家多看一眼都觉得阴森……他晚上都不开灯的,也不知道在房子里鼓捣什么,大半夜的发出怪声。”

    “他还老说自己的爸爸妈妈姐姐没有死,还住在家里……”

    “被他打了声招呼……快走,待会去神社去去晦气!”

    ……

    两个大婶嫌弃的看了一眼鞍马吉吉,又转身各回各家。

    鞍马吉吉很想告诉她们,自己晚上不开灯是因为电费太贵了,而且自己容易累,所以睡的早。

    怪声大概是大姐解剖小动物的时候发出来的,因为自己买不起麻醉剂,大姐又喜欢听着惨叫声解剖活的。

    但是他已经习惯了这种风言风语,换做小时候,或许还会上去争辩几句,告诉她们自己的父母姐姐都还活着……

    只可惜他现在知道,这么说的话,她们会更加觉得自己是怪物,更加排斥自己。

    鞍马吉吉从来不觉得自己是怪物,或是精神病,疯子什么的,只是自己的家庭不一样而已。

    别人的父母是真实存在于这个真实的世界,而自己的父母只存在于内心的里世界,只有自己一个人能够看见。

    除此之外,自己得到的爱,不比任何人少。

    ……

    距离上一次战争已经结束了六年,木叶的街上早已恢复了繁华,只可惜这里的繁华不属于鞍马吉吉这个穷逼。

    他就像是浑身围绕着苍蝇的恶臭怪物,一路上所有认识吉吉的人都会远远的避开他,幸好那些讨厌的同学没有出现,或许他们都毕业了,对于扔石头扔泥巴,这种小孩子把戏也已经厌倦了。

    一路来到火影大楼,这里已经有不少来自各个国家的平民在大厅委托任务,因为战争结束不久的缘故,各大国间的摩擦很少,所以大多数都是些找猫打狗除草的小任务,就算大一点的,也是护送型任务,敌人也不过是些毛贼劫匪,连浪忍都不多。

    鞍马吉吉很羡慕的看着委托人一叠一叠的钞票交过去,随便一个任务都能够让自己饱餐几顿,只可惜自己没能通过毕业考试,也没钱交重修费,没能成为忍者,自然也没资格接这些任务。

    事实上毕业考试很简单,理论课及格,忍术只需要释放三身术中的任意一个,体术只要完成二十秒内的百米障碍跑。

    理论考试是满分,三身术也不成问题,然而鞍马吉吉这副虚弱的身体,根本跑不完百米障碍,跑急了还会直接晕倒。

    无奈只能毕业即失业,打算就这么靠着救济金,平平淡淡的苟活一生。

    嗯,最好每个月能吃上一碗拉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