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关于我在木叶充当屑老板这档子事 > 第三章 嗜赌的二姐
    鞍马吉吉之所以担心二姐出现,那是因为二姐嗜爱赌博,而是还总输,虽然不是逢赌必输,但是也架不住她把把都梭哈,输一把就前功尽弃。

    木叶某条黑街的地下赌场,鞍马吉吉依旧被拦在了门外。

    “小鬼,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一个魁梧的壮汉挡住了鞍马吉吉去路,应该是新来的。

    “我来打牌的,我每个月都会来。”鞍马吉吉虽然不情愿,还是只能带着二姐过来。

    “我说了!毛都没长齐的小鬼滚远一点!回去找你妈妈喝奶,别影响大爷们做生意!”魁梧壮汉低下头,几乎是贴着吉吉的脸低吼道。

    鞍马吉吉还想说什么,身边那只有他能够看见的二姐已经按住了他的肩膀:“这里我熟,让我来说。”

    下一秒身体已经被二姐掌控,抬起头来,嘴角已经扬起诡异的微笑,连看门的恶汉都吓得一愣。

    “笑你妈!”骂骂咧咧的就抬起手。

    “等一下!难道你就不想赚点外快吗?跟我来赌一把吧?我赢了就让我进去,输了的话,我就给你一千两,怎么样?”二姐控制着吉吉的身体坏笑道。

    “一千两你打发乞丐吗?!”恶汉吼道。

    “二姐!!……”鞍马吉吉已经挣扎着开始争夺身体控制权了。

    “一万两吗?……”恶汉实际上也是一个赌棍,只不过赌输了之后,欠了老板钱,只能过来看门还债,一万两的话也够他玩半天的了:“怎么赌?”

    “唔……我们身上也没带赌具,不如就赌一下我身上的钞票,第几张的尾号单双数吧?你总不会觉得有人会无聊到去背钞票上的编号吧?”二姐拍了拍厚鼓鼓的钱包,坏坏的耸了耸眉毛。

    “当然,谁会这么无聊去记钞票的编号呢……我赌第五张,尾号是单数。”恶汉随口一说。

    鞍马吉吉心里一惊,可能因为大姐爱读书的影响,他对数字非常敏感,特别是钞票,来的路上数了好几遍钱,第五张钞票的尾号正是单数!

    “呐呐呐……让我来数一数……”二姐舔了舔嘴唇,从钱包里抽出所有钞票,一张一张的数着,恶汉也目不转睛的盯着:“一二三四五……”

    鞍马吉吉松了一口气,他看到了,二姐从钱包里抽出钱的一瞬间,用手遮住了恶汉的视线,以极快的手速将一张钱折了起来,也就是说,数出来的第五张,实际是第六张,正是双数。

    “怎么样?双数吧?”二姐抽出钞票,在恶汉眼前弹了弹。

    “哎……进去吧!看来今天运势真差,连个小鬼都赌不赢。”恶汉无奈的摆了摆手。

    ……

    这个地下赌场环境极其恶劣,不通风的地下充斥着脚臭味和烟味,嘈杂的起哄声让人听的心烦意乱,但是没办法,正规的赌场是不会让鞍马吉吉这种小鬼进去的,只能找这种不太正规的。

    “二姐只能赌三千两啊……还要给大姐买书,要给妈妈买衣服……”鞍马吉吉喋喋不休的念着。

    “知道啦知道啦,啰嗦死了,那个内心空虚的臭婆娘和死鱼眼的天然呆是你家人,二姐我就不是家人吗?二姐最疼你了!今天占卜出来的吉祥物可是牙膏,你今天有刷牙吧?”二姐东张西望的找着空闲的赌桌。

    “……”鞍马吉吉很想告诉她牙膏已经被自己肢解了,不过他早就做好输掉三千两的准备了。

    “哟,臭小鬼,又来了?来来来,给这个贪心的小鬼让个位置……”一个跪坐在榻榻米上的猥琐大叔笑着招呼道。

    “哟,大叔,上次差点把你的内裤都赢走,还想跟我赌吗?”二姐嘻笑的坐下。

    “哈,上次还真是吓死我了,一千两被你赢到一百万两,要不是最后差了一点,我可能就要卖房子了呢……这次还是一千两起步吗?”干瘦的大叔努力的挤出和善的笑容,但是还是掩盖不住眼底的贪婪。

    “三千两……全压!”二姐邪邪一笑。

    “看来小鬼这次是想要把我们赌场都赢下来了啊?”干瘦大叔同样轻蔑笑着:“玩什么?扑克,花牌,骰子?”

    “当然是骰子!我最喜欢的就是那种天命之下,人力都无法挽回的巨大刺激带来的快感,只有这样我才能感觉到活着啊~!”二姐眯起眼睛,拥抱着污浊的空气。

    鞍马吉吉倒是很想让二姐玩扑克,至少自己还能帮上一点忙,骰子这种全靠运气或者手法的赌局,自己一点忙都帮不上。

    “嘁,赌博就是赌博,扯这么多大道理做什么!”干瘦大叔从身后拿出来两个骰盅交给了鞍马吉吉检验:“规矩你懂的,一二三最小,需要赔赌注三倍,六六六最大,同样可以赢到三倍……”

    “别麻烦,快掷吧……快掷吧……我都已经等不及感受那种刺激了呢……”二姐疯狂的摇着骰子,苍白的脸上泛起一抹潮红。

    干瘦大叔也冷下了脸,开始摇动骰盅。

    鞍马吉吉知道二姐没有用任何千术,她喜欢的不是赢钱的快感,而且那种输赢间命运的不确定性,揭开骰盅的一瞬间,那种刺激,能让她瞬间高潮。

    所以也经常输的一败涂地。

    没办法,俗话说的好,心静自然凉,死者之魂趋向平静是自然规律,只有这种孤注一掷的强大刺激之下,二姐才能刺激灵魂的活性,感受到自己活着。

    妈妈靠着各种美丽的装扮获得快感。

    大姐通过汲取喜欢的知识获得快感。

    父亲的要求鞍马吉吉从来没有达到过……

    只有二姐这个废柴,只喜欢赌博……

    哗哗哗……

    “请开盅。”

    呼吸变得急促,二姐的灵魂之力开始升华,就连鞍马吉吉也跟着刺激的精神抖擞,这可是他三分之一的口粮。

    “五五六!你看没错吧!今天是我们的幸运日!”二姐激动的大吼。

    这个点球对于没有作弊的情况下,已经是非常大的了。

    “嘁……我可不会让上一次的情况重演。”干瘦大叔脸上划过一抹嘲讽之色,手指在别人看不到的位置轻轻的叩了叩脚下的榻榻米。

    三秒之后开盅……

    “六六六!!”

    “三倍赔率!”

    “纳尼!!!”鞍马吉吉灵魂都快崩溃了!

    不仅三千两没了,还要掏出来六千两来作为赔偿,这一下子等于把钱全输了!

    二姐却垂着头一动不动,把脸深深的埋在香菇头的发型中,仿佛已经死了一样。

    “喂喂喂,愿赌服输,把钱拿出来,然后滚吧!”干瘦大叔一脸嘲讽的恶笑。

    “呵呵呵呵……”鞍马吉吉的身体忽然开始颤抖,口中不断发出冷笑声。

    鞍马吉吉愣住了,他明显感觉到二姐生气了,这是他第一次见到二姐生气,从前就算输光了钱,她也依旧乐呵呵的钻回自己的身体,还会安慰自己。

    但是她今天真的生气了。

    “我索求的不过是孤注一掷下背负着不确定性的极限快感……为什么偏偏非要出老千呢……老娘讨厌的就是作弊了……”二姐用着仅有鞍马吉吉的听得见的声音说着。

    “二姐……这一千两……真的不能再赌了……我会饿死的……”鞍马吉吉弱弱道。

    “给我闭嘴!”二姐怒喝。

    鞍马吉吉蜷缩在身体角落委屈巴巴的戳着手指,从小到大,二姐从来没凶过自己。

    二姐操控着鞍马吉吉的身体,从钱包里掏出一叠钞票,数都没数全砸在了对面赌徒的身上:“接着赌!”

    “哦?你还有钱吗?你的钱包都空了哎?”干瘦的赌徒无情的嘲笑道。

    “灵魂,我赌上我的灵魂……你想得到我的一切吗?那就也赌上你的灵魂吧!”二姐没有生气,反而露出了冷酷的微笑。

    “二姐!”鞍马吉吉急了,二姐人再烂,也是二姐啊!

    “灵魂……哈哈哈……小鬼中二漫画看多了吧?还灵魂,你是想说,输给我的话,这辈子都随我差遣是不是?居然连人生都赌上了……真是一个疯子……”干瘦的赌徒轻蔑的嘲笑者。

    “随便你怎么理解,那你赌吗?”二姐依旧保持着微笑。

    “为什么不赌呢?一个白白嫩嫩的小鬼,品尝起来应该味道不错吧?”干瘦的赌徒也舔了舔嘴唇。

    至于赌注灵魂什么的,万一输了,到时候直接赖账不就行了,钞票你还有办法收走,灵魂你还能强扯走不成?

    “不用换了,还是骰子。”二姐冷着脸哗啦哗啦的摇动着骰盅,依旧没用任何小手段。

    「五六六」!!

    甚至比刚刚还要高一点。

    “咦……”干瘦赌徒微微一愣,觉得不能输,还是偷偷摸摸的敲了敲地板上的榻榻米。

    说时迟那时是快,鞍马吉吉的身体从来没有爆发过这么快的速度,从怀里掏出一把已经磨得扁平的苦无,顺着榻榻米的缝隙刺入。

    “啊啊啊啊啊……”一声痛嚎之下,一个更加瘦小的男人猛的撞破了榻榻米坐了起来,而鞍马吉吉手中的苦无正插在他的大腿上。

    “纳尼!!!居然有人藏在榻榻米下面!”

    “出老千!这个混蛋在地板下面偷偷换骰子!”

    “我说怎么总是输!!!”

    围观的人纷纷咒骂着围住了干瘦男人。

    “臭小鬼……”干瘦男人气的浑身都在发抖,又被围在一群人中间挨着打,憎恨的透过人群看向鞍马吉吉,那是一张诡异笑着的脸,看着都有点心瘆。

    下一秒,男人忽然感觉到嘈杂的周围越来越安静,自己的身体轻盈无比,人间的一切仿佛都在离他远去。

    再下一秒,他甚至感觉自己漂浮了起来……

    回头一看,一个可怜虫正倒在地上在被一群人踩踏!

    那张表情凝固的脸,赫然是自己!

    “灵魂……我是灵魂!”干瘦赌徒不断的被吸扯到鞍马吉吉的身边,挣扎着想要远离,却又无力摆脱这种吸力。

    “这是你答应的赌注~输了就要认呢……”

    “求求你放了我,我给你钱,多少都……”赌徒一回头,声音戛然而止,因为他赫然发现,坐在自己对面的那个小鬼,忽然变成了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脸上还挂着邪恶的笑容。

    不止这样,她的身后还有一个英俊的男人,一个打扮妖艳的女人依靠在他身上,一个抱着兔子的眼镜小女孩,还有一个脸色苍白的男孩子。

    “爸爸,你要吃他吗?”二姐咧嘴笑着。

    “你会去吃一坨垃圾吗?”英俊的男人一挥手,赌徒的灵魂瞬间碎成漫天星屑。

    ……

    “等等……他好像死了……”

    有个人拦住了众怒的赌徒。

    地上刚刚还在抱头抵挡的干瘦男人已经一动不动,瞳孔都已经散开了。

    “怎……怎么可能……我都没用力……”

    “喂喂喂……别装死了……”

    “死人了!快跑啊!”

    一群赌徒抓着赌桌上的钱就四散逃跑。

    二姐也趁乱逃离,而鞍马吉吉一个劲的抱怨:“为什么不把我们的钱拿回来!”

    “愿赌服输,那可是我们输掉的钱,怎么能拿回来呢?”二姐嘻嘻一笑,把身体还给了鞍马吉吉,自己睡觉去了。

    还有一个空荡荡的钱包。

    ……

    ……

    ……

    友情提醒:小赌不怡情,大赌太伤身,远离毒赌,从我做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