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关于我在木叶充当屑老板这档子事 > 第四章 宇智波绯桐
    短短一个小时,鞍马吉吉从万元大户,重新变成了身无分文的穷光蛋,而且更可怕的是,接下来要面对的是一整月的贫苦生活。

    “二姐……我的拉面……”鞍马吉吉垂头丧气的走在街上,只可惜二姐已经陷入沉睡,不知道是太累了,还是没脸面对可怜的弟弟。

    幸好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鞍马吉吉也有他依靠自己生存下去的办法。

    他有两个赚钱的手艺,一个人去后山采蘑菇,还有一个就是画画。

    画画的技能是小时候寄养在同族的鞍马丛云叔叔家的时候学的。

    那段时间是他少有的幸福时光,善良的丛云夫妇完全把他当自己家的孩子来养,并且从不认为他是灾星,相反给他取了一个相当吉利的名字,虽然一度被同学嘲讽像是猴子的名字。

    二姐也给他名字占卜结果是:注定要当国王。

    只可惜到了他七岁的时候,丛云夫妇又生了一个女儿,鞍马八云妹妹。

    本来鞍马吉吉也很高兴多了一个亲人,但是每次一个人抱着八云的时候,看着她可爱的脸,内心总是会萌生一种把她吃掉,将她灵魂塞进体内,多一个家人的恐怖念头。

    为了打消这种念头,鞍马吉吉只能疯狂的造作,无理取闹,故意引得丛云夫妇的反感,为了照顾自己的孩子,不得不把他送进孤儿院里。

    虽然孤儿院里也没待几年,就因为自己经常会被二姐捉弄而惊慌的逃跑,对着空气自言自语,表情突变惊悚之类的原因,被同院的人排挤,甚至直接送进了木叶医院精神病科……

    幸好善良的院长理据力争说服了医生,认为鞍马吉吉只是太想念父母了,才会说出这些话来。

    院长把他从精神病科带了出来,帮他打扫干净荒废的宅子,住进了父母原来的房子里。

    ……

    在丛云夫妇家保留下来的唯一技能就是画画了,虽然画的画因为总是透着诡异,所以很少有人愿意花钱买。

    鞍马吉吉很想澄清一下,自己画画诡异,是因为自己喜欢画吃完蘑菇之后看到的世界,再加上自己只有黑色的笔,画出来的人,自然透着黑暗……

    另一个生存技能就是采蘑菇,因为鞍马一族本来就是小族,分配的族地也靠着村子边缘,还混居着大量的平民,房子后面不远处就是木叶的后山。

    鞍马吉吉经常饿的跑到后山采蘑菇吃,偶偶抓到可爱的兔兔,就会送给喜欢小动物的大姐,虽然大姐更喜欢大一点的,活着的,会惨叫,会骂人的灵长类动物……

    既然救济金没了,那就该拾起老本行了,这是春天,再加上昨天刚下过雨,如果采多的话,应该还可以上街卖烤蘑菇。

    鞍马吉吉勒了勒裤腰带,减少饥饿感,加快了脚步,回到了家里含上一颗冰糖补充体力,拿上篮子,来到了后山。

    果然,雨后的后山里长出了不少五颜六色的蘑菇,一眼看上去就让人充满食欲,鞍马吉吉还有一个自己才知道秘密,那就是吃完某些蘑菇之后,灵魂会链接到一个奇妙的精神世界,那里有一群起舞的小精灵,在那里修炼幻术能够事半功倍,而且能给画画带来灵感。

    蘑菇能够保存的时间并不长,鞍马吉吉家里也没有冰箱,所以他只采了一篮子,唯一可惜的是没有抓到兔兔,可能大姐会很无聊。

    回到家里,来到了阁楼悄悄的端走大姐玩剩下的兔兔,已经肢解的七零八落,也省得再剁碎,直接洗干净之后扔进锅里,再放上几朵刚刚采的蘑菇,一丢丢盐,味道就非常的鲜美了。

    鞍马吉吉身体虚弱,吃多了容易不消化,再好吃也只能吃上一小碗,其余的装进罐子里,放在阴暗处密封起来,要吃的时候热一热,可以吃上好几天。

    现在是下午两点多,还有一些时间可以出去摆摊卖烤蘑菇,运气好的话,或许可以赚个百八十两的零花钱。

    从小屋里拉出一辆有些年头的木质推车,这是母亲生前卖花的推车,后来被自己改装成了蘑菇烧烤车。

    烤蘑菇不需要太多的配料,只要刷上油,撒点盐,烤出来味道本来就肥美,搬上一些木炭,油和盐,推着车就出门了。

    为了避开那些认识自己的熟人,鞍马吉吉特意推着车到了村子的另一边,虽然自己怪人的名气好像在整个木叶都不小。

    这辆烧烤车同时也是他的画室,等待顾客的同时,也拿起了铅笔,在捡来的报纸上画着吃完蘑菇之后看到的奇妙世界。

    热闹的街上人来人往,有不少人都在鞍马吉吉的车前驻足,看了看车上五颜六色的蘑菇,又看了看鞍马吉吉画纸上那怪诞的世界,仿佛里面的人物都是扭曲跳舞的小人……

    “妈耶……一个疯子!”根本没人愿意买鞍马吉吉的蘑菇。

    就在这时,忽然背后一阵寒意传来,就像是老鼠被猫咪盯上的感觉。

    鞍马吉吉猛的回头,却看到了一个穿着黑色制服风衣,戴着警帽的一个少女死死的盯着他。

    “糟了……警务队的人,我没有营业执照!”鞍马吉吉心里一惊,跳起来就准备推车逃走。

    “吉吉……作为这个村子里唯一的邪恶,我宇智波绯桐将执行正义,为了让你被惩戒的心服口服,就让你先跑三十秒钟!”一身高领黑色风衣的宇智波绯桐露出小虎牙得意一笑。

    鞍马吉吉知道自己绝对不能被她抓住,就算宇智波绯桐是自己的同学,以她绝对正义的性格,绝对不会手下留情,要是交不起罚款的话,蘑菇烧烤车都会被扣下。

    跑也是不能跑的,绯桐是这一届毕业生里忍体综合第一名,自己只是一个百米障碍都跑不完的吊车尾,直接跑的话可能一分钟都逃不出去。

    推着车拐入一条小巷,将车藏进堆杂物的死胡同里,鞍马吉吉闭上了眼睛,手中结印,开始在脑海里集中查克拉。

    “幻术?此处无人藏车之术”

    面前的空气发出一阵色彩波动,很快,胡同口出现了一堵和周围环境一样的砖墙,连接处浑然天成丝毫没有破绽,连墙缝里的青苔和小虫都栩栩如生,就像是这里本来就有一面墙一样。

    术成,鞍马吉吉鼻子里也流下了一串殷红,但是他没有时间去管这个,宇智波绯桐已经追了过来。

    鞍马吉吉躲在幻术墙后,捂着口鼻连气都不敢喘大声的,直到绯桐从眼前跑过,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这个幻术可是为了躲避抓捕小贩的警务队员特意学的,上次就是靠着这个躲过了绯桐的追捕。

    现在还不能出去,绯桐肯定还会找一会,必须躲到她下班才行,可怜的是烤蘑菇和画一份都没卖出去,白白浪费了一天。

    鞍马吉吉拿起一份报纸搓成一条塞进鼻孔,静静的蹲在地上等着时间过去,没办法自己的查克拉就是这么少,一个最基础的幻术都能让自己身体透支。

    忽然宇智波绯桐的身影再次出现在这条街,却不慌不忙的迈着小步子,一直踱到了幻术墙的面前,照镜子一般,掸了掸及腰的黑发,正了正警帽咳嗽一声:“咳,用过的把戏就不要再对我用了哟,自己出来还是我打碎它?”

    鞍马吉吉看着她近在咫尺的脸庞,心里一阵紧张,不知道她怎么发现自己的。

    “看来你是不服气了……”绯桐伸手触摸着冰凉的幻术墙,就像是水面一样激荡起波纹,然后一步跨入,整个人浸入其中。

    鞍马吉吉果然藏在其中,像个可怜虫一样鼻子里塞着纸条,惊恐的看着自己:“你怎么发现的?”

    “嘻嘻,这还是托了你的福哟,上次被你跑掉了,害我回家郁闷气了一晚上,然后晚上我就开启了这个!”绯桐笑嘻嘻的指着自己的眼睛。

    鞍马吉吉看着她猩红的眼中一颗黑色勾玉正在缓缓的旋转着:“这是……”

    “是我们一族的写轮眼!虽然只是一勾玉,但是也可以看穿大多数幻术,所以……你的小把戏可是没用了呢!”绯桐嘻嘻的笑着。

    “……既然是因为我,这次就不罚了行不行?”鞍马吉吉不能为了尊严连钱都不要,用着最卑微的语气道。

    “当然不行,正义可不允许任何偏袒,无论我跟你熟不熟!”绯桐跳起来一屁股坐到了烧烤车上:“先不说这个,毕业之后好久没见了,最近怎么样了?”

    事实上,两人关系还是很不错的,绯桐算是鞍马吉吉在忍校这么多年为数不多的朋友。

    高傲优秀的宇智波族人和一个身体孱弱的吊车尾做朋友,或许有点不可思议。

    一切都因为宇智波绯桐膨胀到无处释放正义感,而鞍马吉吉就是那个总是招同学欺负的可怜虫,专门为绯桐提供保护弱小之后的成就感。

    “还行吧,在卖烤蘑菇,你要来一串吗?只要十两一串。”鞍马吉吉拿起一串淡绿色的蘑菇推销道。

    “不吃!吃完屁股疼。”绯桐嫌弃道。

    她还记得有一次禁不住吉吉的软磨硬泡,买了一串吃,结果拉了一下午。

    “哦,你最近怎么样了?”鞍马吉吉放下了蘑菇,也随口问道。

    “哎……别提了,我快烦死了,同学们毕业了都当了忍者,我却只能分配到木叶警务部当警务员!”绯桐皱着眉头抱怨道。

    “警务员不是挺好的吗?不过心烦的话要不要来一串烤蓝蘑菇,心情会好很多。”鞍马吉吉拿起另一串蓝色的蘑菇推荐道。

    “不吃!你知道木叶的治安有多好吗?最大的事情就是狗咬了人,最恶的罪犯就是你这个无证经营的小贩,但凡有一点大事都会被暗部接手!整天无所事事,白拿薪水,都快闲出毛病了!”绯桐大声抱怨着。

    “我就喜欢这样的生活呢……你们警务部需要团餐吗?我可以半价提供烤蘑菇。”鞍马吉吉羡慕道,他甚至觉得绯桐是在炫耀,用时下的流行话说就是凡尔赛。

    “不需要!你是知道我的!我的梦想是成为最出色的女忍者!执行正义,打击忍界的一切罪恶,我一天到晚这么在村子里追猫赶狗的闲逛,怎么能变强!我都十三岁了!才开了一勾玉!”绯桐抓狂的抓着自己的头发。

    “这样不好吗?”

    “人是有尊严的!游手好闲,不能实现人生理想,只能当个吃吃喝喝玩玩的废物,我的内心很痛苦啊!!!”

    “也许吃一串烤蘑菇的话可以帮你开更多的勾玉呢!”鞍马吉吉举起一串黑色的蘑菇。

    “不要!我去找族长,他还说这是村里的规定,二代火影给我们的福报,那凭什么止水能进暗部,连鼬君也当了忍者,就算他们优秀,我也不求进暗部啊,我只想当一个普普通通的下忍!”绯桐唉叹道。

    “你给族长带一份烤红蘑菇的话,说不定他会回心转意呢。”鞍马吉吉不知道止水是谁,鼬倒是认识,只可惜只当了一年的同学,他就毕业了,成了忍校的传奇。

    绯桐终于忍无可忍的爆发了,挥着拳头一下一下揍着鞍马吉吉的脑袋:“蘑菇!蘑菇!蘑菇!我看你长得像蘑菇!无证经营!罚钱!”

    绯桐从怀里掏出罚单,唰唰唰的留下娟秀的字体。

    “什么无证经营……”鞍马吉吉摸了摸脑袋,无辜的摊了摊手:“我只是一个推着车路过的普通村民,因为累了坐下休息了一会,你看有人买我的蘑菇了吗?”

    绯桐拿着罚单的手僵在了半空,眼角抽搐着,恶狠狠的留下狠话:

    “算你厉害,下次别让我逮着,你可是我们村唯一的不法之徒,我会盯紧你的!”

    看着绯桐离去的身影,妈妈的身影突然出现在鞍马吉吉的背后,缠绕在了他的脖子上,在他耳边轻声道:“多好的一个姑娘,好想把魔种传到她的体内呢……”

    “她好像生气了呢……”鞍马吉吉有些莫名其妙的。

    “女人的心就是像猫一样琢磨不透哟,你要习惯~”妈妈轻声道。

    “不过作为一个绅士,你得了她的恩惠,当然要报答。”父亲也出现在背后。

    “怎么报答?”鞍马吉吉眼睛明亮。

    “她不是嫌木叶太平静吗?或许你可以找点事情给她做嘛……”伊布和煦的微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