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我的姐夫是太子 > 第八十六章:血淋淋的真相
    朱高煦看着蹲在角落里的张安世。
    此时脑子里已经炸开。
    他不相信!
    就这么一个……贼眉鼠眼之人?
    弱不禁风不说,也就长得比一般人好看那么一点点而已,可这样的人……怎么看,也不像郭得甘啊。
    何况……何况……这个家伙……平日里不都是游手好闲吗?
    他会是郭得甘?
    朱高煦怎么都不相信。
    父皇一定是在骗他,全天下都在骗他。
    张安世被人手指着,觉得很不自在,忙是朝朱瞻基的方向躲了躲。
    朱瞻基依旧一脸迷湖。
    “父……父皇……”朱高煦这时彻底的慌了,得知这消息,真比他挨一顿毒打还要难受。
    他结结巴巴地道:“父皇不是在和儿臣开玩笑吧?”
    “玩笑?”到了这个时候,见朱高煦这个样子,朱棣真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
    “真是孽子,到了如今,竟还蠢笨如猪!”朱棣又忍不住要冲上去。
    而朱高煦一下子跪了下来,他双目变得呆滞。
    “张安世是郭得甘?张安世是郭得甘?”他口里喃喃念着。
    这一刻,朱高煦破防了。
    他实在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此时的他,好像人被抽空了一样。
    等朱棣上前,直接给了他一个耳光。
    啪……
    朱高煦的脸上多了一道血痕,而这个时候,火辣辣的疼痛,似乎一下子将他打醒了。
    他捂着脸,一脸惧意,哀嚎着道:“儿臣万死。”
    说罢,匍匐在地。
    跪在另一边的朱高炽,也大吃一惊,这时候,他已没有心思去拽自己父皇的袖子了。
    他的妻弟,这个……平日里爱玩闹的家伙,居然就是救了母后的那个郭得甘?
    朱高炽觉得不可置信。
    可又突然觉得,这怎么可能不是呢?不说父皇亲口说出来,安世本来就打小聪明的啊。
    于是……朱高炽乐了。
    下意识地咧嘴,想笑。
    可随即看到了自己的兄弟朱高煦:“……”
    于是,笑收住,这时候该哭。
    可是他方才还眼里噙着眼泪,现在却一点哭意都没有了,不知咋的,他就是想笑。
    内心深处,一股说不出的愉悦,弥漫了全身,这个妻弟,他真是没有白心疼啊。
    而在另一边,照顾着徐皇后的太子妃张氏也不禁停了手里的动作,她狐疑地瞥向墙角的张安世。
    转瞬之间,张氏眨眨眼,便有热泪在眼眶里开始打着转了。
    她努力地使自己心情能够平复一些,手上机械式地轻揉徐皇后的背,只是再如何克制,却也是百感交集。
    张家,就这么一个独苗苗了啊,虽然平日里,她总是说孩子还小,亦或者用被人教坏了来辩护。
    可自己的兄弟是什么德性,做姐姐的会不知道吗?
    太子老实,总还会把人往好处想,可自小看着张安世长大的张氏,又怎么不晓得自己的兄弟顽劣呢?
    只是……今日她突然觉得扬眉吐气起来。
    在定国公府家的命妇面前,似乎胸也挺了一些,只是她依旧还一副不骄不躁的模样。
    看着似乎陛下对汉王的毒打,张安世是她兄弟的事,都无法干扰她,她只尽心地侍奉着徐皇后,心无二用。
    此时,朱棣失望透顶地痛骂道:“你这蠢材,蠢材啊,真是狗一般的东西!”
    手指着的是朱高煦。
    朱棣是急的跳脚:“你看看你干的好事,朕的颜面,已被你糟践干净了。”
    朱高煦还是痴痴地看着张安世,随即又看到朱棣要冲上来打,于是又忙匍匐在地:“儿臣万死。”
    “滚!”朱棣怒骂道:“给朕滚!”
    朱高煦却不敢走,只战战兢兢的,依旧还跪着。
    朱棣气得龇牙裂目。
    眼角的余光,落在了那早已要吓破胆的郭德刚身上,冷声道:“来人。”
    亦失哈连忙上前。
    朱棣道:“此人……流放琼州,让他带着妻儿,至琼州府之后,再不许回来。”
    亦失哈点头。
    郭德刚如蒙大赦,他原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谁知道……还能活着,能有这个结果,他已是千恩万谢了。
    “谢……谢陛下……”
    朱棣冷冷地看着郭德刚,一字一句地道:“哪怕是到了琼州,你若是敢胡说八道,朕也定杀你无赦。”
    “是,是,绝不敢说。”
    朱棣转过头,看了亦失哈一眼:“到时给他三百两银子。”
    三百两银子,足够一家老小的开销了。
    朱棣这个时候,虽还是一肚子的火,可也已经渐渐地恢复了一些理智。
    他已经越来越清楚自己二儿子的秉性了,似郭德刚这样的人,十之八九是被自己的二儿子折腾得不轻。
    朱棣又道:“今日发生的事,朕不希望传出去。”
    亦失哈会意,所谓家丑不可外扬,说实话,这等事传出去,只怕要笑掉天下人的大牙。
    交代完这些,朱棣才再次回头看向朱高煦,口里则道:“汉王无良,敕令思过,不得跨出汉王府一步,给朕押下去。”
    朱高煦听罢,心如死灰,哀声道:“父皇,儿臣知错了,儿臣真不知道……张安世就是郭得甘啊……”
    朱棣冷冷看他:“现在知道了吗?”
    “知……知道了。”朱高煦心里生满了怯意。
    朱棣却是恶狠狠地吐出了一个字:“滚!”
    到了这个时候,朱高煦也没法子了,不等禁卫押他,便已一熘烟地跑了。
    朱棣捂着自己的心口,只觉得自己的心口隐隐作痛,他难受啊……
    而现在,似乎一个更可怕的事出现了。
    该怎么跟魏国公府交代?
    婚娶这件事……朱棣几乎不用去想,就知道这事儿,是汉王那个蠢货出了手,十有八九,就已传出去了。
    这个孽子,向来做事都喜欢大张旗鼓,到处嚷嚷着徐静怡的夫婿是郭德刚。
    再加上今日宫中召了同为中山王徐达之后的定国公府命妇入宫,司礼监那边也走了这么多的程序,明眼人都已看出此事木已成舟。
    一想到这个,朱棣就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这是贻误了他那侄女终身啊。
    再想到他和魏国公徐辉祖之间本就矛盾重重,只怕那徐辉祖知晓此事后,更是要将他恨得咬牙切齿了。
    除此之外……朱棣抬头,看了一眼一脸悲戚的徐皇后,他郁郁地长叹了口气。
    而这个时候,角落里,张安世和朱瞻基挤在了一起,二人挤眉弄眼。
    张安世低声道:“看到没有,阿舅没有说错吧,这就是四处给人做媒的下场,你看,现在被人圈禁了吧,所以做人切莫去给人牵红绳,到时说不定就死无葬身之地。”
    “瞻基啊,你看到了吧,所以阿舅为何说,任何事咱们都要躲在墙角里才最安全,你瞧,出风头的人没有好下场的。你一定要牢记今日的教训,以后有什么出风头的事,就让阿舅来。”
    朱瞻基却是道:“阿舅怎么变成郭得甘了?”
    张安世道:“不要计较这些细节。”
    这殿中乱做一团,可张安世和朱瞻基倒是很愉快,他们纷纷表示,唯一遗憾的就是汉王被打的少了。
    多打几个时辰该多好啊,哪怕打半个时辰也成啊。
    就在此时,突然耳殿里有人道:“不好了,不好了……”
    一个宫娥惊慌失措地冲了出来。
    朱棣听罢,大怒:“又是什么事?”
    宫娥吓得花容失色,却还是惊慌地道:“徐小姐,徐小姐……她……她自裁了。”
    朱棣听罢,打了个寒颤。
    另一边的徐皇后,也已是吓得脸色骤变,刚刚缓和了一些的身子,又摇摇欲坠,随即悲戚道:“这是做了什么孽啊。”
    张安世听罢,也是吓了一跳,连忙继续和难友朱瞻基缩成一团,这个时候,是人情绪最不稳定的时候,说不准又要找人出气。
    朱棣苦笑道:“人……人在哪里……如何,如何了?”
    “陛下,方才……方才……徐小姐见了那郭德刚,便身子不适,徐家那嬷嬷见她身子不好,担心她,便请她隔壁的侧殿里歇息,起初……也没什么,她只说歇一歇便好,可就在嬷嬷出去给她端茶递水的功夫,回来时……谁料……徐小姐便取了剪子……”
    朱棣听罢,更是大惊失色。
    那宫娥吓坏了,还喃喃地道:“流了一地的血……”
    徐皇后不知从哪里来的气力,大呼道:“带本宫去,御医,御医呢!”
    “刘嬷嬷,已赶去太医院了。”
    于是,一行人匆匆往侧殿去。
    张安世心有余季,拉着朱瞻基道:“咱们也去看看吧。”
    朱瞻基道:“阿舅,那一处侧殿,我去过,墙角比较窄,不好躲。”
    张安世:“……”
    这个时代,讲究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对于徐家的那个姑娘而言,虽说彼此还未送六礼,还未定下亲事。
    可这事已是人尽皆知,这不啻是天大的羞辱。
    这时代的婚姻观就是如此,女子对于自己的名节有着一种几乎于偏执般的看重。
    在受此巨大的羞辱之下,选择极端的方式,其实也不奇怪了。
    张安世甚至还记得,在这个时代,还有女子因为被男子触碰了手便自杀了的。
    扯着朱瞻基到了偏殿。
    果然,这里已有血腥气弥漫开。
    此时,徐皇后已是哭哭啼啼,毕竟是自己的侄女,是自己的血亲。
    朱棣在一旁,来回踱步,此时又是勃然大怒,口里道:“朕湖涂,是朕湖涂啊,方才怎么就轻易将朱高炽那个畜生放走了呢,来人,来人,给朕将他抓回来,朕今日不打死他,难消大恨。”
    宦官们却都不敢答应。
    太子朱高炽则只好跪在地上道:“请父皇、母后节哀。”
    御医已是来了。
    其中一个,居然是老熟人,正是那个给张軏治病的许太医。
    上一次,他被朱棣狠狠地毒打了一顿。
    不过朱棣这个人的性情就是如此,火爆脾气,脾气上来,能打得你死去活来,可发过了脾气之后,也就将你忘到了九霄云外。
    许太医挨了打,又蹦蹦跳跳地回太医院蹭饭吃了。
    不得不说,宫里的饭碗还是很香的,有吃有喝,吃穿不愁,最重要的是……这不但是铁饭碗,还是可以给子孙继承的铁饭碗。
    哪怕两百年之后,许太医的曾曾曾孙,只要中途子孙们不出什么差错,照样可以在宫中担任医官。
    当然,太医院也有糟糕的时候,比如说现在……
    遇到这种贵人们突发恶疾的情况,就十分考验大家挪腾的功夫了,因为稍有不好,可能就要砸掉饭碗。
    七八个御医,围着徐静怡团团转,无论是真心看病的,还是假装看病的,现在都在聚精会神,这个摇头,那个捋着胡须作思考者状。
    张安世只一看,心里就想笑,这演的……这些家伙真是一个比一个会演啊。
    终于,朱棣不耐地骂道:“入你娘,还没有看完?”
    众太医们打了个寒颤,一个个缩着脖子,总算一个医官苦笑着道:“陛下,这……失血过多,再加上身子孱弱多病,此阴虚也,臣以为……只怕神仙也难救了。“
    “是,是,是……”许太医在旁小鸡啄米地点头。
    其他太医都不吭声。
    都到了这个份上了,失血过多,而且人几乎已昏迷,这一次他们是认真的,当真神仙也难救了。
    朱棣目光冰冷地看着他们道:“是吗?”
    徐皇后听罢,几乎又要昏厥过去。
    今日受的刺激太大。
    喜剧直接变成了悲剧。
    朱棣见状,已是心如刀割。
    这太医迎着朱棣的目光,都不吭声。
    当朱棣目光落在许太医的身上,看着此人有些眼熟,却不知在哪里见过。
    被皇帝盯着,许太医只好硬着头皮道:“陛下,还是及早准备后事吧。”
    朱棣咬着牙,此时想要骂人,却突然沉默了。
    他低垂着头,眼里突然噙泪:“是朕害了大哥啊。”
    他说的这个大哥,自是徐辉祖。
    年少的时候,他们也曾如兄弟一般,彼此嬉戏玩闹,不分彼此。
    而如今,不但兄弟反目,连人家的女儿都给搭上了。
    朱棣咬着牙道:“去召大哥入见吧。”
    宦官一头雾水:“陛下,谁……谁是……大哥……”
    朱棣居然出奇的没有生气:“魏国公!”
    宦官听罢,忙是领命,匆匆而去。
    朱棣随即手搭在坐在榻前的徐皇后背上,想安慰什么,却是开不了口。
    勐地……朱棣道:“对了,郭得甘……不,张安世呢,张安世呢?”
    这么一说,所有人的目光开始在殿中逡巡。
    最终,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殿角里和朱瞻基排排挤在一起的张安世身上。
    张安世方才还在低声对朱瞻基道:“阿舅不是吹牛,这个地方最好,眼观四路,耳听八方,又绝不会被人注意,实在是看热闹却又不受波及的好地方。”
    朱瞻基似懂非懂的点头,眼里迷茫。
    他不理解,为啥阿舅这么胆小。
    而这时,张安世一下子成了被人瞩目的焦点。
    这让张安世很不适,于是却忙很是殷勤的样子站起来,快步走到了朱棣的面前。
    这又是张安世的另一个生存秘诀,如果躲不了,那么一定要表现出积极的样子,因为本事大小是能力问题,而积极与否是态度问题。
    古今中外,绝大多数人都没有死在能力大小的问题上,往往躺在地上的,都是态度有问题的人。
    哪怕只是一小段距离,张安世也好似跑得气喘吁吁的样子:“臣在。”
    朱棣焦急地道:“看看,你赶紧给看看。”
    张安世自是明白朱棣这话里的意思,他不敢怠慢,连忙挤了进去。
    大抵地观察了一二,却见一个脸色已苍白,没有多少血色的年轻女子,当然,此时张安世没有心情去计较相貌,目光却落在了这女子的伤口处,是割了腕,腕口的伤已被人包扎了,失血很多,人似乎处于休克的状态。
    张安世一看这种情况,便有些为难,因为这涉及到了急救的问题了。
    见张安世紧着眉头,朱棣紧张地道:“还……还有救吗?”
    听到陛下询问张安世,其他的太医都不以为然。
    只有许太医小心翼翼地看着张安世,心里默念着:“不能救,不能救……”
    张安世说的倒是含蓄:“臣没有太大把握。”
    许太医一听,几乎要昏厥过去。
    其他的太医则露出几分可笑的样子。
    朱棣道:“那就试一试,一定要竭尽全力。”
    张安世却是皱眉道:“这……臣有些为难,眼下……需要许多的东西。”
    “需要什么药,都可去太医院取。”
    张安世道:“太医院那边,怕是没什么用得上的,臣列一个单子,要快!”
    张安世还是决定竭尽全力,其实他留了一个心眼,作为一个有良心有道德的人,救人本是理所应当。
    只是他先前躲在角落,不是因为他不想救,实在是因为他很清楚,若是太医们没有做判断,表明了险恶的情况,自己贸然出手,真要出了事故,这些狗一样的太医们肯定会反咬一口。
    说不定就会说,本来是能救的,结果因为他……却将人害死了。
    两世为人,张安世很擅长保护自己。
    张安世开始让人去取自己所需的器材。
    首先要做的,当然是迅速地止血。
    现在最重要的是赶时间。
    紧接着,便是让人取酒水来了,而后进行蒸馏,只有蒸馏,才能取的纯度较高的酒精。
    一般的酒水,是没有消毒作用的。
    而后便是让人取来了羊肠,让人清洗了许多遍之后,再浸泡进酒精里。
    另一边,则是寻骨针,这时代没有针头,只好用比较粗壮的骨针来取代了。
    粗是粗了一点,扎一下会很疼,不过为了救人……凑合着用吧。
    与此同时,便是取了徐静怡的血液来。
    张安世甚至直接将一个水晶瓶子摔烂。
    这晶莹剔透的水晶瓶,起到了玻璃的效果。
    摔烂之后,将血液滴在了水晶片上,然后开始采血。
    他让所有宦官和宫娥取血,紧接着,再将他们的血液与徐静怡的血液混在一起。
    这时代没有办法测试血型,只能用最原始的方法。
    不同血型的血液混合一起,会产生凝集,这也是为何,不同血液的人不能进行输血的原因。
    一个个试过之后,张安世竟没有寻到一个匹配的血型。
    这一下子,他有些急了,时间过去得越久,形势越是糟糕。
    她不会是特殊的血型吧?不会吧,不会吧?
    当真如此,那么真就神仙也难救了。
    朱棣和徐皇后在一旁看着,越看越觉得匪夷所思。
    太医们也凑在一起,看张安世忙碌这个,忙碌那个,许多人还是不以为然,只有许太医,在心里一直默念:“治不好,治不好。”
    这不是许太医没有医者仁心,因为他被打怕了,再来一次,肯定吃不消。
    终于,一个宫娥的血型没有产生凝集。
    张安世眼前一亮。
    连忙道:“姐姐,就你啦,你别慌,不痛的。”
    说罢。
    这宫娥已是瑟瑟发抖,她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只是惊慌失措地张望。
    朱棣似乎也意识到……接下来可能会发生什么,于是正色道:“此女叫什么?”
    亦失哈在旁道:“此女叫香兰,去岁时入的宫。”
    朱棣道:“下旨,敕她的父亲或兄长为世袭千户!”
    这宫娥一听,立即就来了精神,似乎连必死的决心都已做了。
    张安世心里感慨,朱棣这个人能处,他居然真的给好处。
    于是……张安世大抵将骨针连接至处理干净的羊肠两端,先是刺入宫娥的血管,这宫娥吃痛,却咬牙强忍。
    另一端,则刺入了徐静怡的体内,他让人取了一个高床来,让宫娥躺在高处,如此一来,宫女的血液便流入徐静怡的体内。
    只是……羊肠和骨针毕竟粗大,流速过快却也不好,张安世不得不将自己的手先用酒精洗了洗,而后捏着羊肠的中端,掌控流速。
    这一切,都让人看得眼花缭乱,惊奇不已。
    而张安世此时极认真,这种手段其实是很危险的,因为但凡伤口感染或者有其他的因素,都可能导致死亡。
    现在人命关系,没了更好的办法之下,不过是死马当活马医了。
    除此之外,张安世让人取酒精不断地擦拭徐静怡手腕的创口处。
    这宫娥只觉得自己的血像是不断地抽离自己的身体,努力地忍住心头的惊慌,似乎是已做了必死的准备。
    而朱棣等人,则一直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一系列操作,一个个瞠目结舌。
    还能这样?
    人的血还能互通?
    张安世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徐静怡的情况。
    因为他自己也无法确认,到底输了多少的血,这个时候,只能凭借感觉了。
    他心里大抵计算之后,足足过了两炷香的功夫,才将骨针从二人身上摘下。
    那宫娥已十分疲弱,被人搀着去休息了。
    徐静怡这边……脸色稍稍红润了一些,不过依旧昏迷不醒。
    到了这一步,张安世也只能全凭天命了。
    “陛下……好了。”
    “如何?”
    张安世苦笑道:“臣也不知如何,且继续看看。”
    朱棣颔首,却是依旧皱着眉头,显然还深深担忧着。
    他看张安世也是拿捏不准的样子,其实也知道,如今只是死马当活马医,人失了这么多血,怎么还能活呢?
    倒是这个时候,他不得不关注起徐皇后。
    徐皇后伤心过度,且她大病初愈,稍有不慎,只怕也要糟了。
    朱棣便劝慰徐皇后道:“你先去休憩片刻,朕和张安世在此守着。”
    徐皇后摇头,道:“臣妾如何睡得下,哎……”
    朱棣见状,只好又对许太医几个道:“你们再看看,是否好转了。”
    许太医几个点头,只是此时不能把脉,只能通过观察来了解情况了。
    他们看了看,又躲在角落里商议了一通,最终,才推了许太医来。
    许太医道:“陛下,徐姑娘的情况,并不见好转……”
    朱棣听罢,脸色惨然,露出无可奈何的样子:“知道了,继续在此守着吧。”
    许太医松了口气,其实他大抵还是有些数的,知道这玩意很不靠谱,像是巫术,只有神怪演义里才会出现类似于换头、换手足之类的事。
    人的精血,怎么可能互换呢?
    这若是换了,那人还是自己吗?
    于是他又退回了角落,低声和几个太医交流起来,大家也不是没见过失血的情况,似失血这样多的,已经回天乏术,应该没救了。
    张安世则很老实,他知道现在这殿中的任何人都没心思搭理他,他觉得自己还是乖乖地和朱瞻基厮混为好。
    于是又挤到了朱瞻基的一旁,二人继续蹲在墙角里。
    “阿舅,你挤着我了。”
    “看山是山,看山又不是山,当你心里觉得没有挤,那就不会难受了。”
    “阿舅,你说……徐姑姑能活吗?”
    张安世想了想道:“这个难说。”
    “如果死了怎么办?”朱瞻基开始思考死亡的问题了,或许是第一次直面死亡,给他小小的心灵,产生了震颤。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