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赵氏虎子 > 第680章:李嫣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我身边这位,她原是公主身边的宫女,前一阵子与夫君确定了关系,虽说以世俗方面名分是妾,但夫君却许诺给她一个体面的进门,此外这个家中亦不讲究名分,是故……我请她一同来与你相见。”

    在偏屋内,静女率先向李嫣介绍了馨宫女的身份,同时暗示李嫣莫要因为馨宫女是妾室的身份就对其心存轻蔑。

    听到这话,李嫣连忙回道:“不敢。”

    的确,她还真不会因为馨宫女是妾室就心存轻视,甚至在日后欺负对方,因为她的生母蔡氏亦是李郡守的侍妾,然而,非但李郡守那位体面人很尊重这位妾室,就连正室夫人王氏与蔡氏的关系亦极好。

    也正是这个原因,当静女提及这个家中并不讲究名分时,她非但没有丝毫感觉,相反却对那位周都尉心存好感,毕竟她可听说,这世上有不少人将侍妾视为玩物,难得那位周都尉能像她父亲李郡守那般,这让李嫣充满好感。

    同时,她也对眼前那位周夫人心存的好感,将她视做王氏那样值得尊敬的女人。

    但即便如此,她亦不好立刻就做出什么承诺,毕竟她这会儿别说进门了,连嫁娶之事都还未敲定呢,她今日只是以‘李郡守之女’的身份前来都尉周府做客而已。

    而坐在静女身旁的馨宫女,此刻亦对静女心生了感激——虽然这位比她年轻几岁的姐姐看起来凶凶的,但不可否认真的很照顾家中的‘妹妹’,这让馨宫女暗自庆幸。

    在深宫内见惯了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她,可不想自己一辈子都生活在类似的环境下,而幸运的是,周都尉的家中十分和谐。

    当然,即便正房夫人已经把话摆在这儿了,但她也不敢自持进门早的优势就对面前那位少女怎样,她只是捧着茶碗,静静地坐在静女身旁,时而对李嫣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来表示自己的无害。

    妻就是妻,妾就是妾,虽然正室夫人抬举她,但她自己也知道好歹——久在深宫的她,在这方面尤其注重。

    而此时,静女仍在与那位李小姐聊着,期间也问了后者的岁数、生肖等等。

    李嫣谨慎地逐一回答,丝毫不敢有什么怠慢。

    她来的时候就有了心理准备——尽管对方是邀请她过府做客,但她却明白,这是人家正房夫人要当面审核她。

    说实话,这并不是一件怎样好的事,甚至于李嫣心中也有一丝丝的不满,可架不住她父亲与两位母亲都希望她能嫁到这座府邸来——但不可否认,那位周都尉确实是极优的择婚人选,哪怕她如今对那位周都尉仍没有什么爱意,却也不排斥这件事,甚至隐隐有些期待。

    不过出乎她的意料,那位周夫人并没有真的审核她什么,只是询问了一些有关她的很普通的话题,比如她的喜好,语气也颇为亲和,仿佛丝毫没有针对她的意思。

    『看来爹爹说得对,这位周夫人确实聪颖精明,从一开始就知道我对她毫无威胁……』

    这样想着,她亦暗自松了口气。

    她最怕遇到善妒的大妇了,似善妒的大妇构陷侧室这种事,即便是在这许昌亦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她唯恐自己也遇到一位。

    但很幸运,眼前那位周夫人看起来并不是。

    聊着聊着,静女便将话题转移到了两家的喜事上,她称之为‘郡守大人的美意’:“……一直以来,我家都尉承蒙郡守大人的照顾与提携,郡守大人的美意,着实令我夫君受宠若惊,却不知小姐作何想法,故而不敢唐突答应。”

    李嫣的脸稍稍红了一下,稍稍低了低头,小声说道:“我……我听父亲与母亲的。”

    『这就是默许了呗?』

    静女稍稍有些意外,在略一深思后说道:“妹妹不后悔么?妹妹应该也曾听说过,我家都尉曾经受过火伤,毁了容貌……李小姐才貌双全,或许……委屈了?”

    『她这话是……』

    李嫣有些惊疑地看向了静女,在微微思忖后,小声说道:“姐姐不喜欢我么?”

    听到这话,静女微微一愣,旋即恍然说道:“妾身知道李小姐才识过人,心思细腻,但请莫要多想,妾身没有别的意思……”

    李嫣将信将疑,半晌后摇摇头说道:“我不介意……”

    静女本以为李嫣还有下文,比如像当时的馨宫女那样,说一番‘即使毁了面容亦无损周都尉的豪情’类似的话,但她等了许久也不见李嫣再开口。

    『看来此女主要还是因为父母之命啊。』

    似这般想着,静女亦渐渐信了赵虞的判断。

    但即便如此,他们亦不能回绝了这门婚事,以免给那位李郡守难堪。

    想到这里,静女微笑说道:“李小姐的心意,妾身收到了。妾身可以告诉李小姐,事实上,我家都尉脸上的火伤,已经差不多痊愈了……”

    “……”

    捧着茶碗的馨宫女闻言转头看了一眼静女,旋即便将目光投在自己手中的茶碗上。

    这似曾相识的事……

    当初这位周夫人对她也是这么说的,可事实上,那位周都尉其实好端端的,根本没有受过火伤,甚至于,那位周都尉其实长得十分英俊。

    旋即,她就想到了昨晚。

    昨晚,她身边那位姐姐,也有意叫她到北屋睡,她拿公主的事作为借口推辞了……

    她哪敢去啊……

    那两位阔别许久,昨夜是重聚的首夜,正值干柴遇到烈火,烧地正旺,她若去了岂不是自己找难受么?

    偷偷瞥了一眼静女,馨宫女腾地脸就红了,忙低下头装作喝茶。

    很幸运,李嫣并没有注意到馨宫女的异常,因为她此刻已被静女方才的那一番话听愣神了。

    周都尉的火伤……差不多痊愈了?

    真的假的?

    李嫣惊诧地看向了静女。

    方才这位周夫人提到周都尉脸上的火伤时,她还以为对方想叫她‘知难而退’呢。

    结果没想到,对方却主动透露给她这么个好消息——这可真的是不折不扣的好消息,毕竟她父亲也好、母亲也罢,他们三人对周都尉唯一不满意的地方,就只有那被火伤烧毁的面容,撇开这事,那位周都尉无疑是极佳的择婚人选。

    只是这火伤……还能痊愈的么?

    还有,这位周夫人为何要突然告诉她这件事?难道对方并非是要叫她‘知难而退’,反而是出于好意?

    『……怪不得叫我莫要多想。』

    饶是李嫣亦聪颖机敏,此刻也猜不透眼前那位周夫人的想法,思忖半晌后,颔首道:“多谢姐姐相告。”

    静女微微一笑,并非再针对这个话题多说什么,而是聊起了别的事。

    待临近正午时,静女吩咐侍女碧儿叫庖厨准备酒菜——既然是邀请李郡守家的前来做客,岂有不设宴招待的道理呢?

    当然,虽说是宴,但酒席的也就只有静女、馨宫女以及李小姐三人。

    鉴于三人都是女子,庖厨精心准备的菜肴偏清口,酒水也只是果酒之类。

    李嫣不敢推辞那位周夫人的好意,为解尴尬亦岔开话题问道:“中午周都尉不回来么?”

    静女微笑解释道:“我家都尉平日里并不经常与妾身以及妹妹一起用饭,大多时候是应酬,除此之外,府里时不时还住着一些都尉的旧日兄弟……”

    “哦。”

    李嫣点点头,没有再多问什么。

    毕竟她这会儿还未敲定婚事呢,着实不宜过多追问日后夫家的事。

    片刻后,待三人用完午饭,又喝着茶聊了些许。

    旋即,李嫣见时候差不多了,便提出了告辞。

    出于礼数,静女假意挽留了一番,旋即便与馨宫女一同亲自将这位李小姐送出了府邸,看着她乘坐上来时的马车,缓缓离去。

    看着马车缓缓离去,静女随口问馨宫女道:“这位小妹妹,妹妹觉得如何?”

    “很知书达理,看似是一个很文静的人。”馨宫女诚实地回答道。

    不得不说,根据这位李小姐今日的言行举止,她对前者的印象不坏。

    而静女其实也颇为满意——她并不介意自家少主娶妻纳妾,但最起码得是像馨宫女、李小姐这样的人,最好别是像居住在东边别苑的某位公主那样,指不定就给她少主惹来什么麻烦。

    当然了,倘若不会威胁到她正室的地位,那就更好不过了。

    满意归满意,她仍看似随意地说了句:“即便如此,也得看她能否守住秘密,对么,妹妹?”

    『秘密……么?』

    聪慧的馨宫女听出了几分深意,颔首说道:“姐姐说的是。”

    今时今日的她,依旧不明白‘周郎’编造火伤的目的,但她也不敢问,更不敢泄露给外人。

    “咱们也回去吧。”

    “是,姐姐。”

    且不说静女带着馨宫女又回到北屋偏房聊了一阵子,且说正在返回自家途中的李嫣。

    坐在马车上的她,脑海中浮现方才与静女、馨宫女接触的经过。

    说实话,她感觉那两位姐姐对她都不错,但她依旧有些摸不透对方,尤其是那位周夫人故意向她透露周都尉的火伤几乎痊愈的事——这是在向她表达善意么?亦或是是为了让她父母能安心?

    李嫣直觉认为,那位周夫人故意透露给她这件事,可能有什么深意。

    而与此同时,在郡守府的后院主屋偏房内,同样已做过午饭的李郡守正与王氏、蔡氏一同等待女儿的归来,同时听着蔡氏叨叨的念叨:“……嫣儿不会受欺负吧?”

    李郡守听得烦了,便喝斥了两句。

    说实话,李郡守一点都不担心自家女儿会被欺负。

    其中道理他已经对蔡氏讲地明明白白,可生性懦弱的蔡氏依旧喋喋念叨,着实听得他心烦。

    就在这时,忽有家中仆从进来禀报:“小姐回来了。”

    听到这话,李郡守精神一振,连忙吩咐人将女儿唤到这儿。

    片刻后,李嫣便来到了偏屋,见父亲与两位母亲皆在,连忙问候请安。

    “女儿,你没事吧?此去没有受气吧?”蔡氏看出自家女儿微皱着眉头,连忙上前拉着女儿问道。

    “没有啊……”饶是李嫣亦有些茫然,摇摇头说道:“周夫人与馨姐姐都对我很和气。”

    李郡守闻言皱了皱眉,问道:“馨姐姐?那是谁?”

    李嫣如实回答道:“回父亲的话,是祥瑞公主身边的一位宫女,因爱慕周都尉,遂被周都尉纳为妾室……”

    “哦。”

    李郡守点了点头,便不再多问。

    毕竟那只是一名妾室嘛,跟他女儿又没什么关系。

    他招招手将女儿唤到面前,带着几分关切说道:“说说你此去的经历。”

    李嫣也不隐瞒,将她前往都尉周府的经历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父母。

    李郡守听得暗暗点头,瞪了一眼蔡氏后才说道:“我早就说了,那位周夫人聪颖而精明,她知道嫣儿对她不构成威胁,又岂会故意为难她?就你在这瞎操心!”

    得知女儿并未受到欺负的蔡氏不敢做声。

    从旁,王氏看得好笑,替蔡氏解围道:“老爷息怒,妹妹也不过是担心嫣儿嘛……”

    说着,她带着几分不解问李嫣道:“嫣儿,既然那位周夫人与馨侧室对你十分和气,为何你进屋时却皱着眉?”

    李嫣犹豫了一下,说道:“回禀大娘,女儿只是还未想通一件事……”

    “哦?”

    王氏与李郡守对视一眼:“说来听听。”

    见此,李嫣便说出了她心中的困惑:“女儿与那位周夫人闲聊时,她忽然提到了周都尉的火伤……”

    听到这话,蔡氏双目微睁,急切地说道:“她想借此事叫你打消这念头?”

    “不,娘你误会了。”

    李嫣摇摇头说道:“周夫人并不是想借此事叫女儿退缩,相反,她告诉女儿,说周都尉的火伤其实已经快痊愈了……”

    “咦?”

    王氏也愣了愣,旋即抚掌说道:“这是好事啊!……对不对,老爷?”

    “……”

    李郡守再次狠狠瞪了一眼插嘴的蔡氏,看得后者一脸讪讪,旋即这才捋着胡须点头道:“唔,这确实是一件好事……你还不及你女儿沉得住气。”

    后半句话,他显然是针对蔡氏说的。

    “好了好了,老爷也别动怒了。”王氏知道自家老爷是被蔡氏的念叨激起了心火,闻言打了个圆场,旋即转头问李嫣道:“嫣儿,这是好事呀,为何你却皱着眉?”

    李嫣恭敬说道:“大娘有所不知,今日女儿见到那位周夫人,正如父亲所言,果真是一位聪睿而精明的女子,女儿寻思她故意向我透露此事,可能有什么深意……但女儿自尽还未想通。”

    “深意?”王氏不解地说道:“也许只是为了让你放心,打消你心中的芥蒂呢?”

    “也有可能……”

    李嫣点点头,但内心深处却不这么想。

    而与此同时,王氏却转头对李郡守说道:“如此说来,周都尉与那位周夫人,其实也相当中意这门婚事呀。”

    “唔。”

    李郡守捋了捋胡须,旋即又问女儿道:“那位周夫人,还说了什么没有?”

    听闻此言,李嫣的脸稍稍红了一下,小声说道:“周夫人说,她今晚会与周都尉商量,然后她会着手安排……”

    “唔。”

    李郡守满意地点了点头。

    “另外她还说,等过几日再请我过府一叙。”

    回忆着那位周夫人当时的话,李嫣觉得这句话好似也有什么深意。

    “过几日再次请你过府一叙?”

    李郡守与王氏对视一眼,亦感觉有点纳闷。

    见一面不够么?

    还要见第二面?

    李郡守稍稍有点不快。

    当日深夜,在都尉周府北屋的卧室,静女在一番云雨过后,亦与赵虞说起了今日与那位李小姐相见的事。

    她对赵虞说道:“待明日,我先安排媒婆上门提亲,先将此事敲定下来,隔日再请那位李小姐过府一叙,介时少主不妨与她见一面,展现真实的面容,看看此女能否守住秘密。”

    “你安排吧。”

    好不容易才喘过气来的赵虞无精打采地说道。

    虽说数月不见,二人都很饥渴,可连接两个晚上下来,他也快被静女给榨干了……

    次日,静女便叫人请来了城内有名的媒婆,吩咐后者前往郡守府提亲。

    那媒婆一听是周都尉与李郡守之女的婚事,哪敢怠慢,况且又在静女这边收了钱,欢欢喜喜地便跑到了郡守府,求见李郡守。

    得知这名媒婆的来意,李郡守十分意外——那位周夫人不是说还要见她女儿第二面么?怎么这么快就派媒婆过来了?

    意外归意外,他心中亦十分高兴,毕竟这说明那位周夫人也十分上心这件事。

    再者,考虑到某位公主,他其实也想尽快敲定这门婚事。

    当然了,虽说要尽快,但还是要按照世俗的流程来,面对外人取笑。

    李郡守当即重赏了那名媒婆,打发后者尽快将这个好消息通知都尉周府,叫那周虎带着彩礼亲自上门来提亲。

    高兴之余,昨晚那点小小的不快,他自然也就不放在心上了——虽然他还是很纳闷,纳闷那位周夫人为何再次邀请他女儿,因为按理来说,待两家敲定婚事后,成婚双方是暂不见面的。

    隔日,赵虞亲自带着彩礼上门提亲。

    这个轰动的消息,立刻就传遍了许昌,成为了整个许昌城茶余饭后所津津乐道的谈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