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今天就是末日 > 第130章 你伤不了我
    坐落在日落光影下的白塔堆,一派废墟,却是个让人震撼心存敬畏的雷区,迟迟不能越过。

    “眼镜蛇!?”

    某个时候毫无进展的时候张子民险些吓得跳了起来,卧槽竟是在某个方位,看到了条没带眼镜的眼镜蛇!

    “我就知道这龟儿子没死,他在密谋着什么!”

    张子民在心里寻思这货和白塔堆有联络,兴许存在勾当。

    是就好了!

    这孙子以见利忘义出卖队友著称,他以前的手下,包括弓箭女,但凡能卖的都被他卖了。只要能有效利用形式,目测,眼镜蛇也能把白塔堆里面的人打包全卖了!

    “你是谁!来干什么,警告不要靠近!”

    张子民正迅速寻思着却变数再起,楼顶前哨的人开始呵斥。他们相互像是不认识?

    眼镜蛇并没有惊讶,仅仅抬头看了上面一眼,当做没看到的继续推进。

    “狗日的,你不要在我面前装作气定神闲、实力深不可测的模样,问你话呢,你耳朵聋了?”

    那个白塔堆的前哨火大了的样子,走到了楼顶边缘瞪着眼镜蛇。

    眼镜蛇看了上面一眼道:“现在,我已经懒得勾心斗角,懒得再管什么理智,只是说这地方包括你这人,让我感到极度不适,于是这次你们所有人都有代价。”

    楼上那人像看待白痴的造型道:“你再说一遍!”

    “何以见得、我再说一遍你就能拿我有办法?如果现在你不知道怎么处理我,那么,至死你都不会知道了,就这样吧。”

    眼镜蛇的话语显示出了脑子极其不正常,却很怪异,继续大踏步往白塔堆走。

    这怎么回事?

    最懵逼的是隐藏中的张子民,目测眼镜蛇真的药吃多了,他,他说的那些话,相信只要稍微正常些的人都不会说出口的好吧?

    “可以的!够霸气!等你真的作死要死了,我才告诉你是怎么死的。”

    楼上那个男人一副气急的样子,反而笑着对眼镜蛇比划了个大拇指,然后拿起对讲机急忙呼叫。

    眼镜蛇不管,在最后的落日余晖中走入了白塔堆的巷道中。

    这尼玛让张子民不知道怎么办,反正……打死也不会去提醒眼镜蛇危险的。

    “拼了!”

    既然不知怎么办就跟着感觉走,现在只有根据这新形势,隐藏在眼镜蛇身后猥琐发育。于是利用眼镜蛇进了白塔堆,楼顶那个男人神色大变转身用对讲机呼叫的同时,张子民犹如猎豹似的越过一障碍物,上了一辆车顶后临空而起,落地后在废墟里一个滚地,卸掉惯性后再次弹身而起。

    衔接的犹如行云流水,也正式进入了白塔堆里。

    “喔哈哈哈哈!”

    才进来,就在某个巷道方位听到了这比较让人惊悚的怪笑声,这不是怪物发出的,是眼镜蛇。

    与此同时有不少脚步跑动声。

    “不对!”

    张子民预感到要出事,眼镜蛇是疯了,他像是想屠杀光里面每一个人。

    不得已,张子民改变了隐藏策略,一边朝声音来源的方位冲刺,嘶声力竭的大叫:“白塔的人听好我只警告一次,真正的危险人物进来了,你们不要随便出门,否则你们会死光。你听到这声音是救援队发出,为避免导致误会尽量待在原地不要动,不要试图使用武器……”

    这话都没有喊完,旁边巷到中已经出现了惨叫声!

    张子民赶到巷口的时候只觉得有些眼花!

    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个状态的眼镜蛇,比鹰击长空、狮子搏兔还夸张。

    只见经过前哨预警后,白塔堆方面第一时间来了七八个人,全部持刀,朝着眼镜蛇快冲。

    眼镜蛇没退,闪身突入他们队形后,两手持刀左右开弓,瞬间从各个方位出击,刀无虚发,比电影中的杰森伯恩更快捷更行云流水。

    一个呼吸都没有,赶来的七人,以及充斥在这条狭窄巷道中的五个丧尸,全部被杀的干干净净!

    血!

    一地的血!

    就连张子民都感应到了恐惧,不得已后退了几步。

    跟着又听到了其他地方脚步跑动声,很乱,有的在叫骂“快,快去杀了他们!”

    “你给我停下!”

    发现眼镜蛇身形发动时,张子民猛然开弓射击,竟是……打空了?

    “喔哈哈哈哈!”

    怪笑声起的同时,眼镜蛇幻影般的避开了弹弓,消失在一边巷口,“张子民你我赌一局,你阻止不了我用武力对这地方洗地。”

    “退退退!白塔堆的人,你们但凡想活命的就退回房子里躲着,等待救援队的救援以及调查……”

    张子民一边追一边大叫,但很无奈,另一边的惨叫声此起彼伏。

    如此大的变数导致陈晓娅也开始支援,以很标准并有些带感的方式持枪,快速进了白塔堆,并推进至了张子民身边警戒着。

    原本应该分开行事,但出现了眼镜蛇这变数后,导致张子民不敢让陈晓娅落单。

    早在上次,张子民已经感觉他变化很大,近战肉搏时张子民不但对他没有优势,甚至有点力不从心感。

    而现在他基本已经是个怪物,相比上次更强更狠。

    冲身形的快捷程度观察,像是已经超越了昆兰!

    且眼镜蛇竟然避开了张子民的弹弓,虽说射击前有过那么几微秒的迟疑和恻隐,且为了安全退至了较远距离。

    但他,毕竟躲开了那一击!

    那不是张子民的惊艳一战,但他毕竟躲开了,这真的很恐怖。

    张子民有预感,眼镜蛇靠的是感知力,他像是通过张子民的情绪和动作,提前预判到了射击方式和弹道。

    总之,能避开张子民的弹弓,他不可能是看见后进行逻辑运算,那是天赋级、肌肉记忆级别的微反击。

    “跟在我身边,不要太近也不要太远,遇到眼镜蛇无需等候命令立即开枪,但只能有限射击不要连射,尤其不能打光子弹。子弹在枪里的时候才是威慑!”

    张子民一边在黯淡下来的光线里前进,一边警告陈晓娅……

    另一边的楼里,对讲机的汇报五花八门且乱七八糟,最终连“对方”进来了多少人都不知道。

    “包租婆,他们杀进来了,来势汹汹我们已经死了十几个人,撤退吧!现在日落了,这血腥的战场可能引来暗夜威胁!“几个人握着刀说。

    “谁惹我们就杀光谁,睚眦必报,否则,就没人再拿我们当回事了。”

    包租婆直接肺部抽气,犹如引线似的把一只香烟吸到尽头后,把烟头喷在墙上时怒斥,“操家伙,但凡进来惹事的全部杀光,杀杀杀,跟我走!”

    就此一来提着菜刀,带着十几人出门了。

    与此同时用对讲机呼叫,三个聚点的人全部倾巢而出,集合了近四十人朝着有动静的方向奔跑……

    “喔哈哈哈哈……”

    眼镜蛇老是漂浮不定的样子,像是在到处乱跑,连丧尸都不放过。

    出刀时候犹如幻影,如鹰击长空,但他不固定,不论是杀戮丧尸还是人类后,他又会开始乱跑,并像是用那怪笑声引着丧尸和别人走。

    今生第一次凭借喜怒哀乐做事,而不是再去理性的回忆和思考,这让眼镜蛇感觉前所未有的好!

    “我太强大了。这种‘强大’变为了一种情绪,分解进入血液,化为无穷的感知和力量,奔走并咆哮。这种感觉和我的七把刀,我的意识以及骨髓,融合成了一体再也不分彼此,喔哈哈哈……卧槽怎么回事,我为啥老这样笑,可能真是药吃太多了……”

    “卧槽我竟是脱皮了,喔哈哈哈,这怎么回事?”

    一时间,感觉到处是眼镜蛇的吐槽声。真的不确定是他的战术,还是说他疯了。

    包租婆的方面以为是对方战术,不知道怎么回事。

    张子民非常懵逼,这次麻烦了,眼镜蛇像是真的完成了进化,正式进入了猎杀者的食物链顶端。

    至于他是不是真脱皮了,张子民不知道。

    但跟着推进的陈晓娅动了动鼻子,神色古怪了起来道:“这疯子真的……脱皮了,我问道了死皮却没死的味道,这感觉很奇怪。他真的已经不受控制了,头,我们真的要战吗?”

    张子民继续追击前进,“战!现在白塔堆已经不是威胁,眼镜蛇才是个不受控制的疯子,不能让他活着离开白塔堆,我正式授权:见到眼镜蛇就可以击毙!”

    “哦哈哈哈!张子民,你伤不了我!”

    这孙子漂浮不定,这次声音就出现在了旁边楼上,整个环境已经黑灯瞎火了,听到了里面有女人惨叫声:“不是我!你放过我,都是包租婆她们做的坏事,不由我做主……”

    “死!”

    跟着就从窗口飞出一具女人尸体,朝张子民和陈晓娅砸了下来。

    “畜生你和他们有什么区别,你别让我逮到!”

    张子民也彻底暴走了。也不知哪来的力量,跳起来一踩陈晓娅的肩膀,跟着一踩墙上的障碍物就到了二楼窗口!

    “喔哈哈……”

    这次眼镜蛇怪笑没结束,也被吓得跳了起来。

    因为张子民的侵略如火真不是开玩笑甚至是无脑的,哪想到没翅膀的他已经出现了这个二楼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