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今天就是末日 > 第141章 醒觉:王蛇再变
    夜黑风高,乌云遮星。

    因野外阻拦太少的缘故,上到房子的楼顶后风实在大,也实在冷。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地区晚间的云层像是压的很低,比城市里要厚?

    张子民尽量不想自己吓但自己,但更具之前的观察所得,那些该死的怪物活跃度依据阳光强弱决定的话,那么这地方的晚间会很危险。

    下面那婆娘很诡异,但越交谈到后面,她像是越有逻辑性。不经意间把许多东西解释了,至少能引导着张子民去脑补。

    但也正因为这样,总感觉她说的越来越真实,像是刻意设计的逻辑?

    不论如何,张子民会进长板桥镇是因为一个曾经认识的女生,因为一个梦。

    白天观察到的细节中,米莎家(歪脖子树)那里,钢门变型的确严重,已经锁不起来但又关着。

    那肯定不是人类弄。

    既然怪物想进去,配合婆娘的说辞,张子民只能暂时判断:里面有怪物想猎杀的东西!

    有可能是无法离开寂静岭的米莎还活着。

    这就是张子民愿意大晚上出来冒险的缘故,并不全然是信了那诡异婆娘的话。

    思索间已经到达米莎家楼顶(两家的墙几乎挨在一起,农式建筑常态)。

    时至今日的张子民可以做到比猫还轻,并且还有小宝“掩护”。

    根据观察所得,小宝弄出来的动静会被尸类归纳为自然,和老鼠类的东西没有区别。

    “喵~”

    往前移动时遇到了边缘有只诡异的猫,这种两只眼睛会发亮且色泽不一样的猫,在这环境看起来让人有些害怕。

    旺!

    小宝不待见猫,哪怕它打不过这只猫,还是叫着去追猫了。

    “白痴,它还警犬呢,一点都稳不住。“

    张子民在心里吐槽着,来到了可以下楼入室的门。

    这里也是钢门,奇怪的是也变形了,关着,却无法锁了。像是被某些大力出奇迹的东西破坏。

    张子民暂时不拉门,把耳朵略微靠近了墙壁以便感知房子里面共振。

    咚——

    有了点比较细微、比较低频的动静。可以确定,下面的某个位置有活物,而活物的动静像是因猫狗之战引发的。

    少倾又没动静了,兴许他发现了是楼顶的一猫一狗打架。

    张子民继续等着,在小狗和猫第二次较大动静时,同步把变型钢门拉开了。

    仍旧是猫狗的动静掩护张子民动静。

    小宝不可能打得过猫科,那也是食物链的顶端,那只猫只是不想和小宝纠缠,已经离开了。

    于是小宝没有搞头后,率先进了门。

    张子民无声无息的跟在后面,依靠着小宝的“掩护”猥琐发育。

    越发接近之前动静的范围,神经越发刺痛,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感觉像是距离死亡越来越近!

    不止一次都想自己给自己壮胆,然后狂叫着就扭头跑掉,永远离开这里。

    但一想到那塘子,体内的某种元素又开始发散,继续逼着张子民前进。

    在张子民的世界里,人做事一定有原因。灾变前的眼镜蛇做事是为了利益,或是为权或是为色。

    有些人是为了理想和原则,譬如张子民。

    同时有种最无聊的人:真是为鬼神做事。这类人一但走入极端就有可能制造出水潭事件。也有可能是灾变前的聂风的打击对象!

    判断一个人,这些绝对是重要一环。

    这就是张子民听到诡异婆娘对“老两口”怀有功利心后略松口气的原因。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现在想来老奸巨猾的眼镜蛇总是无利不起早,为了利益,把一切都想明白后才出手。

    当然了,这是指的醒觉前的眼镜蛇。

    至于现在,他是个药吃多了的疯子。也属于会为了喜好做事的群体。

    但哪怕这样他仍旧比水塘事件制造者可爱。眼镜蛇再怎么也沦落不到为鬼神做事,觉醒前他算老奸巨猾心黑手狠,醒觉后他像个龙傲天,属于那种不问苍生不敬鬼神的疯狂存在。

    前进这么胡思乱想,张子民是为了给自己那刺痛的神经壮胆。

    越感觉距离死亡近,却越像是有某种思维磁铁吸引那样,促使张子民想伸手推开前面某个虚掩着的房门。

    看到这里的时候张子民很确定了,之前在楼顶感觉到的动静,就出自这房间。

    但这不是卧室而是个杂物间。

    根据位置判断,也知道这个房间见不到阳光,因为这里的窗口就紧贴着诡异婆娘那栋楼的墙壁。

    如果是米莎躲在这里……她为什么选择个没有阳光的地方?

    其实都已经到了这里,张子民自己也阻止不了自己拉开这房间的门。

    冷静的伸出手后,轰隆——

    忽然出现了动静,有什么大力出奇迹的物体,撞击在下面一楼那已变形的钢门上。

    但因为钢门属于外开,而那鬼东西是“试探性”从外往里撞击,于是暂时没能进来。

    下面有动静的时候,张子民面前的房间里也有了动静!

    张子民不在迟疑了,几乎无声无息的快速拉门进去,打算及时护着里面的米莎一起静默,从而躲过这一劫。

    却第一时间险些神经炸裂!

    的确有东西缩在角落,但是对方看过来的是一道在黑暗中显得毫无生机,血红色的眼光?

    暗夜猎杀者!

    这种目光张子民不是第一次面对,幻影般转身闪出房间时大叫:“小宝快跑!”

    哪想到这次判断竟是错到这样离谱的地步?

    张子民犹如丧家犬逃命的同时,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被婆娘精心设计的套子给套路了!

    轰隆——

    张子民这才闪出了房间顺着往楼上跑,被这头怪物大力出奇迹的撞破了墙壁出来。

    怪物处于走道间,但张子民和小宝分别处于两边。

    因为逃命时某警犬想往楼下去,而是张子民想往楼上去。

    “你这笨狗!你不知道下面有个更狠的、让这小些的暗夜猎杀都害怕的怪物啊,居然往下跑?我不能保护你了,如果阵亡你就是烈士,只要我活着一定给你报仇!”

    真管不了了,张子民朝着楼上犹如丧家犬似的跑,灵活异常又速度非凡。

    反倒是,这比常规LV3小些的怪物朝着张子民追的时候,原本想下楼跑的小狗反身回来。旺旺——它追在怪物的身后猛叫。

    乎——

    怪物停下,转身看看它。

    小宝退后几步,继续叫!

    噗——

    怪物像是从来不在意狗,只觉得它烦人,就“一小指将其拍飞”的态势。小宝哼哼唧唧中,不知道落在了黑暗中的哪里。

    少倾后,已经跑上了楼顶的张子民以更快的速度跑回来了,且头皮发麻的在狭窄的走道上,朝着房子里那稍小的暗夜猎杀者冲。

    旺——

    感应到大民回来,落在某处的小宝又叫了两声,像是问你怎么回来了。

    “我也不愿啊!但上面也来了个更狠更大的!”

    张子民咆哮着,眼看接近走道上怪物之际,腿膝弯曲,以跪梭方式、腰部后倾时利用往前惯性,竟是迎面而来的怪物胯下钻了出去。

    “跑!”

    张子民往前突击时,小宝非常神勇的模样从某角度斜跳了出来,落在了张子民肩膀上。

    “小狗坐稳了,老子们要大力出奇迹了!”

    张子民以最大速度朝走道尽头冲刺。

    根据动静,下面怪物也上来了!总之就现在的战局判断,这非常狭窄几乎没有纵深的房子里,已经出现了四头暗夜猎杀者,两个大的,一个偏小些的。

    张子民越来越快的冲向走道尽头,那是关闭着的塑钢玻璃窗,窗外是长板桥镇的街道之一。

    大力出奇迹!

    即将撞击时,张子民飞身而起,犹如花样跳水的扭身,同时拿下了肩膀上的小狗护在怀里然后缩头,以背上的登山包作为“盾牌”去撞击。

    稀里哗啦——

    玻璃碎裂时,整个窗口也被撞飞了,而张子民身上多处流血的飞出了空中,又以背包落地……

    十分钟前。

    眼镜蛇一动不动,被捆住了手脚缩在角落中。

    诚如不良少年所言,自从落日、少年离开后,眼镜蛇觉得自己已被黑暗中的某种东西锁定。

    让眼镜蛇奇怪的是它没有第一时间进来,像是被另外一边的其他动静牵引着。兴许是因张子民制造的动静。

    “我是不是爱上了这离奇的地方了?”

    眼镜蛇对即将面临的危险漠不关心,而忽然想到了这离奇的地方,和离奇的问题,以及离奇的人。

    眼镜蛇还觉得,黑暗下来后不再懒洋洋,像是充满了精力。

    除此外,危险近在咫尺的现在,眼镜蛇还想到了初高中时代、那些类似才子佳人的风流韵事……

    其中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肖红这女人。

    自离开学校步入社会后,眼镜蛇自问一生处事算不得好,但都冷静。唯独对着两个女人时例外,也无一例外的算是栽了,分别就是肖红和昆兰,

    胡思乱想了许久,下面药店的动静越来越明显,那刺破神经的威胁感越来越近,从感知中,某种东西即将从不良少年说的那个洞口窜上来了。

    到此眼镜蛇才停止了胡思乱想,自问了一句:“我现在像是有点傻,喔哈哈哈……我特么甚至不确定是药吃多了还是没吃够……我甚至不在在乎自己怎么样了,却有点当心那团火会死在这寂静岭。”

    “下面的鬼东西……你说我是不是很傻?”

    没回答也没动静。

    眼镜蛇不确定是不是把下面的怪物问懵逼了?

    但眼镜蛇是认真的,张子民那杂种可恶可恨之处无与伦比,但他的存在导致了眼镜蛇不寂寞也不孤独,像是有了个盼头似的。同时要不是因为他,肖红并不会在这个末日中被照顾的很好。

    稀里哗啦——

    忽然一个体量不算太大,从体型上明显是“母的”暗夜猎杀者以惊人的声势,从地板的洞口窜了上来。

    漆黑的环境中,两只血红色毫无生机的眼睛,犹如猎食前的野兽,死死的盯住了靠在角落里的眼镜蛇。

    “呜——”

    它肺部深处,隐约喷出了那腥臭又雄厚的气息,像是雷声炸响前的那隐约的沉闷之感。

    啪——

    被捆着的手腕一扭动后,眼镜蛇手上的捆扎带应声而落,并冷下脸来道:“你在嘲笑我吗?”

    没有回答。

    不确定这是死亡之前的对持感,还是怪物在崩溃?

    “你不需要有神志,也不需要听懂我在说什么。但我相信你可以做到最原始的感知,因为你有最原始的嗜血性。”

    “你不会懂得什么是‘刀’,但你会逐步理解到我手里的东西能杀死你和你儿子。”

    “我有七把刀,自商机厂一战送回肖红后,不知是不是药吃多了,我的手和思维变得有些不稳定,处于藏剑状态,每次想抽刀之际,手和思维就会变得不稳。”

    “但也不知道什么缘故,从你进入我的感知范围后,我的手竟是不在颤抖,变得非常稳定。且我感觉到身上其中一把刀,正在震颤召唤!”

    “这把是专杀畜生的刀,它像是忽然活了过来,并首次统一了我神和意的战线。”

    “我自己也不确定这是什么一种状态,哪怕只是正在召唤我,却感觉已默契了很久,融为了不可分割的个体。”

    “这种强烈并深入骨髓的感觉,我甚至不能控制,是它控制我。就像你不能控制你的嗜血,是嗜血控制你那样。我只是在等着特定的刀对我发出召回,让我的手不在颤抖,让我的嗓子不在发出‘我哈哈哈’的怪笑。”

    “于是,我把这自己都控制不了的力量称之为:难知如阴!”

    “这是个相当有趣的地方,就在刚刚,那个乌云遮星,伸手不见五指又极其诡秘的时候,其中一把刀在召回我,之前的颓废感退尽。”

    “奇怪的在于,这把刀在白塔堆之战时没醒觉,导致我被两个你的同类追的犹如丧家犬满城乱窜。”

    “但就在刚刚,它第一次醒觉了。第一次使用前,我会把它定名为:眼镜蛇用之横行于末日暗夜的阴刀,难知如阴的阴。”

    神神道道的自语说话间,眼镜蛇手里出现了一把并不长,且非常狭窄,比较适合于刺的刀。

    他想想又补充道:“你听不听得懂并不重要,我眼镜蛇一生行事何须对你个怪物解释。”

    就在这时,寂静的外面忽然出现大力出奇迹的动静,像是某条子犹如丧家犬似的落在了街道上。

    嗖——

    眼前的怪物竟是没管眼镜蛇,反身从洞口窜了出去。

    这尼玛怎么回事!

    眼镜蛇好不容易克服了对寂静岭的恐惧,并预热似的铺垫营造了一种“阴刀”状态。

    却是也不好判断,那怪物是害怕这把刀,还是某些因大力出奇迹而受伤的条子太拉仇恨,从而把吸怪引走了?

    “我哈哈哈,这杂种搞什么鬼,他不知道抢怪是非常欠抽的行为……”

    眼镜蛇忽然怪笑起来,又猛敲自己的脑袋自语:“我要不要去围观他被怪物咬死的场面呢?我哈哈哈哈,不,他还不能死,我没死之前这杂种绝地不能死,否则我会很不高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