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重回八零:盛世小农女 > 311:凤冠霞帔
    吴陈俊道:“外公外婆还有奶奶他们正在看着孩子洗澡呢。”

    “男孩女孩?”上官曦接着问道。

    刚刚手术的时候,她是全程麻醉的,根本就不知道生的是男孩女孩。

    吴陈俊道:“是龙凤胎。”

    “龙凤胎!?”上官曦惊喜的道:“真的吗?”

    吴陈俊点点头,“真的!老婆谢谢你!”

    上官曦接着道:“我什么时候能看到孩子啊?”她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吴陈俊突然有些郁闷。

    他怎么感觉,有了孩子之后,上官曦就不在乎他了......

    另一边,给新生儿洗澡的地方。

    吴老太太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之前上官曦明明跟她说的是两个女孩子,怎么一下子就变成龙凤胎了呢!

    难道是抱错了?

    “错了!错了!”吴老太太大惊失色的站起来,“抱错了!”

    “什么错了?”上官老太太疑惑的问道。

    吴老太太接着道:“孩子抱错了!孩子抱错了!快去找护士换回来!”

    上官老太太笑着道:“没抱错!孩子怎么能抱错呢!而且当时剖腹产的时候,就小曦一个人,就算想抱错,也没法抱错。”

    吴老太太道:“可、可小曦之前告诉我说她怀的是两个女孩子啊!怎么可能没抱错呢!”

    上官老太太道:“可能是医生查错了吧!毕竟隔着层肚皮呢,查错了也是正常的。”

    吴老太太还是有点不放心,“我找医生问问去!”

    万一真的抱错了怎么办!

    她可不想替别人养孩子,更不能让吴家的血脉流落在外。

    上官老太太无奈地摇摇头,“这老太太......”

    得到医生肯定的答复之后,吴老太太才放了心。

    不一会儿,孩子们就被抱回病房了。

    上官曦躺在床上,都顾不得刀口疼了,连忙道:“快抱来我看看!”

    上官老太太和吴老太太把孩子抱过去。

    “这个是哥哥,这个是妹妹。”

    一开始吴老太太以为上官曦怀的是两个女孩子,所以准备的都是粉色的小衣服,两个小孩子都长得差不多,如果不说的话,还真分不出来哪个是哥哥,哪个是妹妹呢。

    上官曦看着两个孩子,脸上全是幸福的笑,身上散发着母性光辉。

    倪烟道:“小曦姐,你给孩子们取名字没?”

    上官曦点点头,“哥哥叫如松,妹妹叫如兰。”

    倪烟点点头,“松树代表挺拔,兰花皎洁无暇,是花中君子。很有寓意的名字。”

    上官曦笑着道:“对对对,就是这个意思。”

    在医院里住了一个星期,上官曦就出院了。

    而倪家和莫家这边也在开始着手准备莫其深和倪烟的婚礼。

    莫其深每天都忙得不着家,莫老爷子和莫老太太都不知道他在忙啥,见他这么晚才回来,莫老爷子道:“老六啊,你马上都要成家的人了,怎么还是没点定性呢!”

    莫其深笑着道:“爸,婚礼的事情就不用您和妈操心了,我会处理好的。”

    “酒店定在哪儿了?”莫老爷子问。

    莫其深道:“这个暂时保密。”

    恰巧这时赵景蓉抱着孩子从楼上走下来,“六叔,结婚是一辈子的大事,酒店可不能将就,就算去不了盛都台,也得去扬子月。”

    盛都台是京城著名的大酒店,接待的都是国内外的贵宾,还经常举办国宴。

    没点身份和地位,还真去不了盛都台。

    在京城,恐怕也只有mog先生有资格去盛都台了,但是他们结婚的时候,莫百川太低调了,不愿意自爆身份,所以也就没去。

    扬子月的档次比盛都台差了一大半,但平时也是人满为患,需要办酒席的,都要提前好几个月预约。

    以莫其深这种身份,别说盛都台了,怕是连去扬子月的资格都没有。

    语洛,赵景蓉接着道:“刚好扬子月的负责人是我朋友,六叔,您要是觉得不错的话,我跟我朋友打个招呼就行。”

    赵景蓉这番话里带着几分洋洋自得。

    莫其深看了下腕表,“谢谢好意,不过我已经有了更好的安排。”

    赵景蓉接着道:“六叔,都是一家人,您不用跟我客气,扬子月虽然没有盛都台名气大,但它也是京城数一数二的酒店,结婚不是小事,可不能随便找一家酒店应付。”

    京城除了盛都台和扬子月之外,还有一个国色天香名气也非常大,但是国色天香不接待婚宴。

    而且......

    莫其深就是个废物而已,他能找到什么好酒店?

    莫老爷子在边上接话,“我觉得景蓉说的有道理,就去扬子月吧,上次老周家儿子婚礼就是在那里办的。”

    “爸,您就不用管了,我保证婚礼那天不给您老人家丢脸。”

    莫老爷子道:“我是怕烟烟受委屈!真不知道烟烟那么好一个姑娘,怎么就看上你这个兔崽子了!”

    莫其深笑了笑,没说话。

    他怎么会让倪烟受委屈呢?

    他会倾尽一切给倪烟一个盛世婚礼!

    看着莫其深的背影,莫老爷子无奈地摇摇头。

    许娇从外面走进来,“景蓉,来我抱着孩子吧,你上楼休息会去。”

    自从第一个孩子出事之后,莫百川的父母就从江南老宅那边搬过来了,平时,两人帮着看孩子,不敢再让其他人看。

    赵景蓉将孩子递给许娇,“那就辛苦妈了。”

    “应该的。”

    许娇接过孩子,看向莫老爷子,“爸,再有一个多月老六和烟烟就要举办婚礼了,我看咱们家怎么什么都没准备啊?”

    莫老爷子的脸色有些不好看,“我刚刚和景蓉还在说这事呢!老六这混小子也不知道在搞什么!整天不着家也就算了,现在还不让我和你妈来准备!刚刚景蓉说帮他来联系扬子月酒店,他还不让景蓉联系,说他自己已经处理好了......”

    许娇笑着道:“既然的想法,您也别太着急,他们小年轻的想法多着呢。”

    “我也不管他了!”莫老爷子背着手,“儿是冤家女是债,随他去吧!”

    虽然嘴里说着不管了,但晚上的时候,莫老爷子还是敲开了莫其深的门。

    “爸,怎么了?”

    莫老爷子走进来,“没什么,就是进来看看你。对了,你和烟烟婚后准备住在哪儿?”

    “家里人太多了,我们准备住在外面。”莫其深如实回答。

    现在莫家住着莫家老大夫妇,还有莫百川和赵景蓉一家三口,还有许银银......

    他们是新婚夫妇,如果挤在一起的话,会有些不方便。

    莫老爷子点点头,从兜里掏出一串钥匙和一张存折,“既然在外面住,那婚房肯正是少不了的,城南的那套别墅给你了,里面已经装修好了,你只要找人稍微布置下就行,还有,这些是婚礼资金。结婚不是闹着玩,到时候哪里都要花钱。”

    莫其深将这些东西都推回到莫老爷子面前,“我真的已经准备好了,这些东西您拿回去。”

    莫老爷子板着脸道:“难道你不想娶媳妇儿了?你总不能吃软饭,让烟烟花钱吧?”

    莫其深笑了笑,“爸,您就相信我一次,您儿子我绝对不是那种吃软饭的小白脸。”

    他虽然是笑着的,但莫老爷子并未在他脸上看到任何开玩笑的意思。

    他很认真。

    莫老爷子愣了愣,他觉得,着傻小子认真起来,还挺像那么回事的,有点大人物人模狗样的样子。

    “好,那老子就相信你一次!”莫老爷子拍了下桌子,站起来,转身往门外走去。

    莫其深虽然浑了点,但他总不置于拿自己的婚姻大事开玩笑,所以莫老爷子决定相信他一次。

    “爸,您忘了带着个。”莫其深走过去,将存折和钥匙递给莫老爷子。

    莫老爷子接过着两样东西,接着补充道:“要是有困难一定要跟我说。”

    莫其深点点头,“我知道的爸。”

    京华村这边,得知倪烟要嫁出去的消息后,大家都觉得很震惊,纷纷跑到倪家来问,这是不是真的。

    大家既为倪烟感到高兴,又舍不得倪烟。

    从倪家回去之后,大家伙儿聚在一起,商量着要给倪烟送个什么礼物。

    村长道:“咱们人多力量大,一定把这事儿办的风风光光的!可不能让小莫家那边人看不起咱们烟烟!”

    “村长说得对!烟烟对我这么好,我们一定要把烟烟风风风光光的嫁出去!”

    “这样,我家出一千块钱!”

    “我家也出一千!”

    “还有我家......”

    虽然一千块钱不是一笔小数目,但这个人是倪烟,倪烟值得他们这样!

    如果不是倪烟的话,京华村就不会有现在!

    听说倪烟要结婚的消息,京华村隔壁几个村的人也过来要凑份子。

    因为倪烟现在已经不光是京华村的小福星了,连带着周边的几个村都跟着沾了不少光。

    大家伙儿都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

    看到大家都这么重视倪烟,京华村的村民和村长都非常欣慰,还有点自豪!

    上官曦满月之后,离婚期就近了。

    喝完满月酒的第三天,莫其深将婚服送过来。

    按照倪烟的意思,两人举办的是传统的中式婚礼,所以婚服是很正宗的凤冠霞帔。

    “哇!好好看啊!”阿黛尔摸着盒子里的婚服,一脸惊叹的道。

    婚服上花纹全部都是一针一线手工绣上去的,用金丝银线做搭配,栩栩如生,大气磅礴!

    赵渔拿起凤冠,“哇!这个好沉啊!和电视里新娘子头上戴的那个东西一摸一样,这个是金的吗?”

    “是的。”莫其深微微颔首。

    赵渔一脸卧槽的表情,“这个这么沉,金的得多少钱啊?爸,你可别忽悠我!”

    阿黛尔给赵渔出主意,“你咬咬看就知道是不是真金的了。”

    “这能行吗?”

    阿黛尔道:“肯定能行,电视上不都是这么演的吗?”

    “那我试试。”

    赵渔踮起一个金坠子,刚准备咬,就被倪烟拍了一巴掌,“这咬坏了多丑啊!”

    赵渔揉了揉脑袋,“我还想看看这个是不是真金的呢!万一是铁的怎么办?妈,你可别被我爸忽悠了!”

    “是不是铁的,你拿个吸铁石过来吸吸看就知道了。”

    赵渔眼前一亮,笑着道:“对哦!我刚刚怎么没想到呢!”

    赵渔很快就拿来吸铁石,经过鉴定确认这不是铁的。

    “妈,这个凤冠你带上肯定好看,要不你去衣帽间试试吧?顺便看看婚服合不合身。”

    “对对对!姐姐,你去试试吧。”阿黛尔点头赞同。

    “好啊。”倪烟拿着婚服和凤冠进了衣帽间。

    复古的婚服很繁琐,约莫十几分钟后,倪烟才从里面走出来。

    如果非要用一句话来形容的话,那便是--

    千秋无绝色,悦目是佳人!

    倾国倾城貌,惊为天下人!

    红色是一种非常眼里夺目的颜色,资质稍微差一点的人,都压不住这艳丽的红,但穿在倪烟身上,却觉得这红色有些暗淡了。

    她的光华,盖过了婚服!

    这套凤冠霞帔,简直就像是为她量身打造的一般。

    “天哪!这也太好看了吧!”阿黛尔双手捂着嘴,惊讶的道。

    “这个这个,把这个拿着。”赵渔递过来一把精致的小扇子。

    这叫掩扇礼,古代结婚除了盖盖头之外,在早期也有掩扇礼。

    倪烟接过扇子,遮挡在前面,一步一步,款款朝这边走来。

    莫其深看着眼前这一幕,觉得呼吸有些急促,此时他的脑子里只有三个字,那便是---

    入洞房!

    倪烟走到莫其深身边,拿开扇子,笑着问道:“莫哥哥,好看吗?”

    “好看。”

    莫其深甚至有些后悔为什么不用红盖头了,他一点也不想让这样的倪烟被别人看见。

    倪烟原地转了个圈,裙摆跟着飘逸起来,“我也觉得很好看。”

    赵渔拉着倪烟的手,“走走走,我们下去给外公外婆他们看看去。”

    阿黛尔道:“我去拿相机!”

    赵渔拉着倪烟楼下转了一大圈,甚至好想拉着倪烟去村里去炫耀一圈,但被倪烟无情的拒绝了。

    眼看着婚礼日期越来越近,莫老太太有些着急。

    “老头子,你觉得老六这孩子靠谱吗?要不你还是去找景蓉说说吧,让她把扬子月那边也订下来,以备不时之需。”

    莫老爷子也有些着急,点点头道:“好,我这就过去说。”

    莫老爷子找到赵景蓉说起了这事。

    赵景蓉道:“爷爷,不是我不帮您,而是时间太仓促了,根本不就来不及准备,我上次就说要帮六叔订下扬子月的,我看您那时候也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怎么现在突然这么着急?”

    其实不用想也知道,是莫其深死要面子活受罪,好酒店没找到,现在死乞白赖的来求她了。

    可是她现在突然不想帮莫其深了。

    莫其深那个废物不是厉害吗?

    让他自己去找酒店啊!

    莫老爷子道:“上次是我想的不周全,景蓉,你不是说扬子月的经理是你朋友吗?你跟他说说情也不行吗?”

    赵景蓉道:“这不是说情不说情的事情,扬子月的经理是我朋友不错,但现在时间太匆促了,扬子月的生意又那么火爆,人根本不稀罕咱们家这笔单子。”

    莫老爷子叹了口气。

    赵景蓉接着道:“早知道您要定扬子月的话,我就提前跟我朋友打个招呼了!你看这事儿闹得!不过爷爷您也别担心,我觉得六叔是个特别有想法的人,说不定他已经找到比扬子月更加高档的酒店了!”

    比扬子月更高档的酒店就是盛都台。

    莫其深怕是连踏入盛都台的资格都没有。

    赵景蓉此言有看笑话的意思。

    她很庆幸自己当初快刀斩乱麻的跟莫其深退婚了!

    要不然现在跟找个窝囊废结婚的人就是她了!

    莫老爷子也没再多说些什么,得知赵景蓉不愿意帮忙之后,就回到房间,刚回房,莫老太太就迫不及待的问,“景蓉怎么说?”

    莫老爷子摇摇头,“说是现在时间太匆促了。”

    莫老太太皱了皱眉。

    这边。

    赵景蓉抱着孩子去了娘家一趟。

    赵景蓉在房间里和母亲聊悄悄话。

    赵母接过孩子,问道:“怎么样?百川那边跟你坦白了没有?”

    赵景蓉摇摇头。

    她也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明明她都已经生下儿子了,可莫百川还是没有对她坦白mog先生的身份。

    赵母微微皱眉,接着道:“这层窗户纸迟早都是要捅破的,要不你自己去捅破吧。”

    “不行!”赵景蓉拒绝道:“如果我自己去捅破的话,不就代表着我早就知道了他的身份吗?那我不就和外面的那些女人没什么区别了吗?妈,您要记得,我是因为爱情嫁给百川的,而不是因为一些其他外在原因,我要让他知道,我和外面的那些庸脂俗粉是不一样的。”

    因为爱情的婚姻,和因为物质的婚姻是完全不一样的。

    如果让莫百川知道她是因为mog先生这个身份嫁给她的话,那莫百川一定会对她失望至极的。

    到时候说不定还会跟自己离婚,那就真的是得不偿失了。

    赵母点点头,“你说的也有点道理,可是你们就打算一直这样互相瞒着对方吗?”

    “不怕,只要有志远在,我就不怕百川不跟我坦白。”

    “你心里有数就好。”赵母接着道:“对了,我听说莫家老六那个废物要结婚了?”

    “嗯。”赵景蓉点点头。

    赵母有些不理解的道:“哪家小姑娘瞎了眼了,会嫁给他啊?”

    嫁给莫其深那样的废物,可不就是瞎了眼吗?

    赵景蓉道:“就是那个倪烟啊,您之前见过的。”

    “倪烟?”赵母想了下,“就是那个长得很漂亮的小姑娘?”

    “对,就是他!”

    赵母惊讶的道:“他们还没分手啊?我还以为他们早就分手了呢!”真是太意外了!

    主要还是倪烟长得太漂亮了,在赵母印象中,一般长得太漂亮的人都不会太安分。

    赵景蓉笑着道:“没呢!倪烟虽然长得漂亮,其实也没什么脑子和能力,看着莫其深出生不错,大概就以为莫其深是块金元宝了,这种人眼皮子太浅了,只能看现在,看不到以后。”

    倪烟以为莫其深是个宝,殊不知,褪去那层华丽的豪门外衣,莫其深就是个废物而已。

    别看莫其深现在还混的人模狗样的,一旦莫家老两口走了,那莫其深就要遭罪了。

    毕竟这些年来,一直都是莫家老两口在养着他。

    没了经济来源,一个废物还拖家带口的,只能等着饿死。

    赵母也觉得有些可惜,倪烟长得那么漂亮,她绝对能找到比莫其深条件优越十倍以上的。